目次

編輯說明


No. 173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一
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
爾時世尊,從本座起,詣安陀林,於一樹下,晝日棲止,宴寂而坐。是時諸苾芻眾,於其園林,別會一舍,依次而坐,所謂尊者阿難、尊者聞二百億、尊者阿泥樓馱、尊者舍利子,如是等諸苾芻眾,既共集會,乃相謂言:「世間人眾,何所修作,多獲義利?」尊者阿難言:「色相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」尊者聞二百億言:「精進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」尊者阿泥樓馱言:「工巧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」尊者舍利子言:「智慧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」如是說已,咸作念言:「我等今者言說差別,不相齊等,所謂各各建立最勝。若以此義,往問世尊,必為我等隨應宣說。如其所說,我等奉持。何以故?世尊大師,能斷疑故,是大悲者。譬如日光燭諸幽暗,以一切智,破諸疑惑;解除苦網救度有情,令歸正道;等視有情,猶如一子;一切法中,而得自在;以一切法,作大利益。大牟尼尊,能與一切息諸疑惑;佛常勤為解除疑結,是故我等宜共往問。」時諸苾芻互言議已,欲往見佛。

是時世尊在於林中,以淨天耳過於人耳,聞苾芻眾以如是事集會議論,即從三摩地起,詣苾芻所。時諸苾芻,前迎世尊,設座奉請。佛就座已,告苾芻言:「諸苾芻!向聞汝等共相議言:『世間人眾,何所修作,多獲義利?』初阿難言,色相修作多獲義利;聞二百億言,精進修作多獲義利;阿泥樓馱言,工巧修作多獲義利;舍利子言,智慧修作多獲義利。如是說已,又起念言:『所說差別,不相齊等,所謂各各建立最勝。若以此義,往問世尊,佛必為我隨應宣說。如其所說,我等奉持。』是事云何?」

諸苾芻白佛言:「誠哉!世尊!我等向者為以此緣集會議論,願佛今時開決疑惑。」

爾時世尊為發此緣,說伽陀曰:

「色相工巧與精進,
智慧於中為最勝;
若諸有情修福因,
所獲福果又極勝。」

說是伽陀已,復告苾芻言:「諸苾芻,或時有人,於色相等,若隨修作,非一切種、一切時,多獲義利。若修福力,於一切種及一切時,多獲義利。諸苾芻!如福力者,我不見有一法,而諸有情隨修作已,多獲義利。何以故?諸苾芻!我念過去世時有王,名曰眼力,安止王城,善布國政,威神廣大,安隱豐樂,人民熾盛。其王有后,名曰廣照,色相殊妙,人所樂見。彼廣照后,後於一時,與王同會,嬉戲娛樂,由戲樂故,誕生一子,容止端嚴,人所樂見,殊妙過人,具天色相。而彼太子生生廣植妙色相因,由彼具足殊妙色相,是故今為立名色力。如是次第,乃至其後,別生三子:彼第一者,精進具足,第二工巧具足,第三智慧具足。

「復次,苾芻!彼廣照后,最後復有一子託陰,是日忽然其王宮中,種種珍寶自天而降;復有微妙種種莊嚴珠寶、露幔,俱時出現,覆王后上。時眼力王,見是希有殊特事已,中心異之;即召相師,而詢問言:『今此希有殊特之相,其故云何?』相師對曰:『大王當知,王后有子,託質聖胎,其子大福,具大威德,當具名稱。』王聞語已,復生驚歎,乃至後時,其廣照后,忽起思念,乃作是言:『大哉!我今欲乘上妙師子之座,覆以白蓋及須寶拂。』即以此事,具白於王。王聞其言,心生歡喜,勅令周徧清淨嚴潔宮城內外,如其所欲,悉為辦造。

「又復一時,彼廣照后,忽起思念,乃作是言:『我今往彼大金寶聚,踞於其上,隨意舉手,自取金寶,普為一切,廣行布施,使匱乏者財寶豐盈。』以事聞王,王隨所作。

「又復一時,彼廣照后,忽起思念,乃作是言:『快哉!我今欲令釋放一切禁繫。』以事聞王,王隨所欲,勅令內外,釋諸禁繫。

「又復一時,彼廣照后,忽起思念,乃作是言:『快哉!我今欲遊園林。』以事聞王,王隨所欲,使淨園林,令其觀賞。

「又復一時,彼廣照后,忽起思念,乃作是言:『快哉!我今於此宮屬多人眾前,以如是事,發誠實語:「若我真實有福報者,惟願天人速疾奉我殊妙莊嚴勝師子座。我若得已處其座上,廣為人眾宣說法要。」』如是言已,顒俟諸天,降希有相。以事聞王,時眼力王,即於宮中,勅令周遍清淨嚴潔所有王城內外,一切人眾,悉著淨衣及妙嚴飾,各持異香華鬘,咸來集會。時廣照后,以眾嚴具殊妙嚴飾,宮嬪、眷屬、侍從圍繞,出詣眾前,相好莊嚴,其猶天女;一切人眾,咸所瞻仰,俱生歡悅。是時王后,於諸有情,隨起慈心,仰瞻虛空,以其真實加持力故,說伽陀曰:

「『天主人主及解脫,
是三福力若最勝;
由此真實我今時,
願天速布師子座。』

「說是伽陀已,即時忽然天降勝妙師子之座及散妙華;空中諸天,悉皆胥悅。時彼人眾,見是希有殊特事已,咸生愛樂,俱共歎異,說伽陀曰:

「『希有大福大力能,
一切世間今供養;
人間所欲天能成,
彼天福力為勝上。』

「時廣照后,心生歡喜,處師子座;昇是座已,即時大地六種震動,其師子座,從地踊起,住虛空中,高七人量,復有種種殊妙珍寶莊嚴,露幔覆於座上。彼諸人眾,見是福力瑞相殊特,生欣樂意,各以所持異香華鬘,供獻王后,合掌肅恭,以利益心,居前而坐,聽受其語。

「時眼力王,見是事已,極大歡悅,與諸官屬,合掌肅恭,依次而坐。

「爾時廣照后,即說伽陀曰:

「『人當修作諸福因,
如彼所作勿間斷;
隨其樂欲施作時,
由福藏故獲妙樂。』

「說是伽陀已,空中自然有聲讚言:『汝今善說!最上善說!』又復空中,奏天微妙可愛音樂。其眼力王與諸人眾,聞說伽陀,時自然天降殊妙衣服及莊嚴具,各墮其身,王及人眾,即以所降衣服莊嚴,前奉王后,異口同音,作是讚言:『善說!善說!』即時王后,從師子座,自空徐下,安處于地。爾時天樂即隨停止,復奏人間所有音樂,王及人眾,咸生尊重。廣供奉已,悉皆歡喜。時廣照后,迴入宮中,既入宮已,彼師子座,空中隨隱。時諸人眾,顯明觀見,如上瑞相,歡喜讚言:『奇哉福力,具大威德。奇哉福力,是甘美果。』

「爾時廣照后,處于宮中,諸所思作,皆悉止息;乃至其後,滿足十月,日初出時,誕生太子,色相端嚴,人所樂見;即時大地六種震動;於其宮內,空中自然雨七珍寶;王城內外,遍一切處,悉雨種種天妙衣服,及雨最上悅意妙華;處處所有華樹、果樹,開敷結實;觸處布灑,霏微甘雨;四方徐起,調適和風。太子生已,安處于地;即時四大天王,以其威神,忽然地裂,踊出上妙眾寶莊嚴勝師子座,以奉太子。帝釋天主,以天妙蓋及眾寶拂,持覆其上。忉利天眾,雨天妙衣及寶露幔,又或雨其種種珍寶,或莊嚴具,或妙衣飾,或天妙華,或復末香、塗香、華鬘,或天音樂出妙歌音。毘首羯磨天子,以天神力,王城內外,除去一切荊棘、沙礫,布以繒帛,珠瓔莊嚴,豎立微妙眾寶幢幡,遍灑清淨旃檀香水,周匝安置諸妙香瓶,散種種華,乃至一切悅意施設。復次,有百大象,從曠野中,自然來入王宮,住於廐舍。復有百牛來于田里,不以耕耘,自然依時,一切種子,具足成熟。

「復次於其師子座下,有五大藏,眾寶充盈,顯開其門,隨取給用,終不能盡。又復爾時,所有一切,怨對有情,於須臾間,慈心相向。

「爾時太子,以宿命力神通威德,生已即時觀察四方,說伽陀曰:

「『人當修作諸福因,
如彼所作勿間斷;
隨其樂欲施作時,
由福藏故獲妙樂。』

「是時空中,別有一類天眾,見此廣大神通威德希有殊特福力事已,皆生歡悅,深心愛樂,為其發起福威力故,說伽陀曰:

「『四大王天諸天子,
忉利天宮天主等,
彼諸福力極可愛,
見此勝福復忻樂。』

「時眼力王,與其宮嬪、侍衛、眷屬、耆舊臣佐等,顯觀如是吉祥勝相,咸生歎異,作如是言:『奇哉!太子,有大福力。奇哉!太子,具大名稱。今人中生,乃有如是天中吉祥廣大勝相,俱時出現。』時王歡喜,憐愛子故,勅主藏者:『汝今應開我之庫藏,廣出一切所有金寶,我當為施所有一類善祝願者,使彼皆得財寶豐盈,令其為我妙善稱讚,廣作福事;然復願我生生廣集吉祥勝福,當為太子安立名字。』即時謂彼諸臣佐言:『今此太子當立何名?』近臣白言:『大王!今此太子,現生廣有吉祥福力勝相出現,是故宜應立名福力。』即時王勅福力為名。

「爾時王以福力太子,授其八母:二母抱持,二母乳哺,二母濯浣,二母嬉戲。令彼八母,依時養育、乳哺、濯浣及戲翫等,乃至餘諸妙好樂具,一切供給,受用豐足,願速成長,如淨蓮華處於池沼。其後太子漸成長已,習學諸書,隨學即能窮究奧妙,於剎帝利王種族中,乃至一切所應學者,學悉通達。而彼太子,深信賢善,內心清淨,一切所行,自利利他,具悲愍者。於法自在,哀拯有情,作諸布施,無所積集,一切能捨,大捨遍捨,無有少分而不者。謂若沙門、婆羅門,貧窮孤露、諸乞丐者,或有來求自身血肉,是時太子於乞丐人,即起慈心,觀如虛空,乃作是念:『快哉!我今令其乞者得滿所願,隨即施與,況復所有金銀珍寶,飲食衣服,塗香華鬘,諸臥具等,及餘所欲諸受用具,願我一切應念出現,得已施彼一切求者,使令意願皆悉圓滿。』」太子具是德故,名稱遍滿於閻浮提,下至龍界,上徹梵天,一切普聞。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一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二
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
「復次,福力太子,乃至後時,與彼四兄出遊園苑;而於中路,有無數千針口餓鬼,居山半腹,容貌羸瘦,其猶聚骨,遍身熾焰,鬼眾圍繞人所不見,唯福力太子先覩其狀。而彼餓鬼,合掌居前,白太子言:『汝大福德,有大名稱,是悲愍者。我等飢渴,苦惱所逼,願今餉我,少分飲食。我等宿世,造慳悋因,故此生中,墮餓鬼界,無數千歲,不得水飲,況復於食而可見邪?』時福力太子,仰瞻虛空,即起悲念:『快哉!我今若得天降少分飲食,當用餉此諸餓鬼眾。』是時忽然有多飲食,自天而降。福力太子,即以此食,餉諸餓鬼。彼餓鬼眾,宿業力故,悉不能見,咸作是言:『太子!我昔聞汝是悲愍者,何故今時不以飲食餉於我等?』太子告言:『我以天降飲食,前授汝等,云何于今不取食邪?』餓鬼白言:『太子!我等宿業力故,悉不能見。』時福力太子,復起是念:『愍哉!慳悋是不可愛。』乃作是言:『若諸福報有大力能,以我如是真實語故,令此餓鬼得見飲食,一切隨應皆能取食。』發是言已,彼諸餓鬼,悉能見食,即時各變,面相如人。福力太子,心生歡喜,遂以飲食,恣其所取。彼餓鬼眾,既得食已,頓止飢渴,身力完具,壯實充盛,無醜惡形,乃於福力太子,各起清淨歡喜之意;即時命終,皆得生於兜率天上,旋處空中,白太子言:『太子!我等得生兜率天上,皆由汝之威神建立。』

「福力太子,聞此妙善語已,深大慶悅,即時前進詣園林中,與彼諸兄,共會議言:『世間人眾,何所修作,多獲義利?』彼色相具足者言:『今此世間色相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何故知邪?謂若有人,他昔未見,見即歡喜;昔未信重,見已信重。如我往昔,師尊仙人,亦作是說,若有具足妙色相者,為人所喜,妙色可觀,瞻奉愛樂;猶如智人,樂最上法,設諸供養。』

「復次,精進具足者言:『非修色相多獲義利!今此應知,精進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何以故?雖修色相,而無精進,豈能現世及他世中,獲可意果?或謂色相多獲義利者,彼是愚人,癡見所覆。如我所說,精進行業,於現世中能成可意果者,謂猶農夫植種,商賈獲利,仕者受祿,學人通教,修習禪定,得輕安果,皆為現世精進所成諸可意果。又此精進,於他世中能成可意果者,謂生善趣及生天界,大富自在,現證解脫,皆為他世精進所成諸可意果。由此一切功德,皆以精進而為依止。又此精進,能治怯弱,若運精進,無有少法而難成者。』

「復次,工巧具足者言:『汝諸仁者,雖復多種所說,而實不能稱可我心。何以故?所有精進,若無工巧,而終不能現有所成;若復精進同工巧作,乃能如實所作現成。是故應知,工巧行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又復具工巧者,若王、若臣,若沙門、婆羅門,諸長者等,乃至下族中人,及諸工巧之者,悉來供獻。』

「復次,智慧具足者言:『汝等當知,人所修作,多獲義利者,且非色相,亦非精進,又非工巧。何以故?所觀色相,若無智慧,雖復相似而不淨妙。所起精進,若無智慧,雖得義利而無有成。所作工巧,若無智慧,雖復營修不能攝持。是故應知,智慧能成一切事業,若人修作,多獲義利。又此智慧,能得色相,能成工巧,能發精進,能獲人中一切妙樂。』

「爾時福力太子,熙怡瞻視具智慧者,而謂之言:『如是,如是!汝言真實。所有色相、工巧、精進,若無智慧,不能多獲義利。故知智慧普能攝持諸如實果。仁者!然此智慧若無福力,諸有所作,亦不得成。是故實知,若人修福,多獲義利。何以故?福是純一果,福為光澤果,福為可意果,福是適悅果。如是福果,我不能盡說其功德,今為汝等,使開覺故,於福門中,說一少分,汝等善聽。由有福故,能獲色相,福具精進,福得吉祥亦獲大富,福具智慧,福能歌詠正法功德,福具聰利,福遊正道,福生上族,福得宿念,福具名稱,福圓戒行,福能布施,福力常得諸根不壞,福常快樂,有福常受智者所供,福完諸力,福常會遇善友知識,福力能作一切事業——謂若耕植田里,或復商賈求利少施其功大獲積集,富盛自在。有福即能於思念間,虛空自然雨其衣服飲食珍寶,一切具足,隨受快樂。福獲可意妙好舍宅;福於現世,及於他生,常得姝麗、妻女、眷屬及財穀等。福者所行之地,自然無其荊棘沙礫,住立平穩;福者亦獲廣大身相;若有患人,福者手所觸時,病隨輕差;又復福者隨觸於人,即能出彼飲食、衣服、珍寶、財穀,給用無盡;福者常得天龍夜叉羅剎鬼等隨處衛護,其猶雨時護苗稼神守護亦然。福者常得多人尊重愛樂;福有善譽,福為人讚。福常能具諸善法分;福者語言人所信順;福者常得光澤可愛;福者常出微妙梵音;福者身胑自然柔軟;福者常發妙善語言;福者常值良友智人不壞眷屬;福者無病;福者為人所愛;福獲財利;福者勇猛。又大福者,得為人王,無不具足,離諸疾病;福者常得富盛不壞;福者獲得轉輪伏藏,七寶具足;福者能於虛空中行;福者威光與日月等;福者得成月天;福者得成日天;福者得成梵王;福者得成帝釋;福者能於天宮樓閣中行,如彼天子;福者有大力勢,如阿修羅王;福者常生善趣;福者捨離惡趣;福者常獲最極難得悅意妙華;福者所作成就;福者能為世間作諸照明;福者常得天、人、阿修羅等正信供養。』

「太子說是諸福事時,四兄異見,修作不同,於是太子,又復言曰:『我今欲與諸兄潛適他國,隨所住處,證驗其事。為當色相人多修邪?或復精進、工巧、智慧福力人多修邪?』是時四兄,聞其言已,悉隨所行,不復告白父王,即適他國。

「入一國已,易其裝飾,各求棲止。時色相具足者,以妙色故,人所瞻覩,皆生悅意,隨獲富盛,受用資養。精進具足者,以勇力故,能有所取;而忽見一迅流大河,深廣可怖,中有極大旃檀香樹,彼精進者,取得其樹,貨易獲利,而成富盛,受用資養。工巧具足者,以工巧力,隨作諸事,由獲富盛,受用資養。智慧具足者,以巧智故,能解勝怨,復能親附有財力者,悅可其意令生歡喜,隨獲衣及財寶等,如所快樂,受用資養。

「爾時福力太子,隨自勝福大威德力,周行施作利益福事。一日忽過貧人之舍,乃入其中,以彼太子福威力故,是舍忽有廣大吉祥勝相出現,金寶財穀,周匝充盈。時彼貧人,見已驚怪歡喜,思念:『此如是事,昔所未有,由何所起?從何所來?豈非此人來我舍中,是其威力之所致邪?』又念:『我昔極受貧苦,今獲勝利,一切豐盈,必由是人來此所致,使我舍中吉祥相現。此人大福,有大名稱,宜應於彼尊重供養。』由是尊奉,相續無間。太子於其貧人舍中,致諸富盛,令快樂已,乃至後時,遍流聲譽:『某甲舍中,昔甚貧匱,有一異人,來入其舍,彼威力故,是舍忽然吉祥相現。』諸人聞已,於福力太子咸生信重,俱共讚言:『奇哉!勝福,有大力能。』又以太子福威力故,於彼方處,華樹果樹,開敷結實,時令不愆,遍灑甘雨,種子生成,而得滋茂。時諸人眾,於福力太子,深生愛樂,俱來瞻仰。

「是時太子,為諸來者普攝其心,故作是念:『快哉!今時我此舍中,可能獲得一切珍寶,種種樂具,及諸妙巧悅意等物,給所來者使令具足。』發是心時,應念即現諸珍寶等,皆悉豐盈。時諸人眾,驚異歎言:『奇哉!大福,為甘美果。』乃於太子咸生尊重。是時太子,即為諸人,如其所應,以四攝法,平等攝持,悉令和合,所謂同一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。由是名稱普聞一切國邑聚落。

「乃至後時,太子漸次到一國中,見其國王治罰一人善醫業者,勅彼獄官,破其身胑,斷截手足。流血既多,楚毒苦惱,是時治罰人見太子已,發大苦聲,啼泣告言:『仁者!救我。仁者!救我。』太子即時惻愴斯事,乃自思惟:『我今作何方便救此人苦?』由是念間,忽生智解,如我所有施作福力世間現見。作是念已,悲心內激,即破自身,多出其血,授彼令飲,苦惱得除。太子又見手足已斷甚大苦惱,即取利刀斷己手足,置於彼人手足斷處。是時太子觀察虛空,普於一切有情隨起慈心,即發廣大真實願言:『我於此生,曾無少分不善之業,若我所說為真實者,願令此人手足斷處,即於今時支節相合,平復如故。』發是言已,彼人即時支節相合,身體完具,平復如故。太子見已,意願圓滿,即作是念:『我以勤勇,所作得成,出自身血,救此人苦。斷自手足,續其支節。又以真實大誓願力,使彼身命全復如故。願我以此最上善根,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,當以法味授於彼人,畢竟令住安樂涅槃。』發是願時,一切大地六種震動,帝釋天宮亦復震警。

「爾時帝釋天主,即自思惟:『此何事相?』而復觀察,乃見福力太子作彼最上極難行事,歡喜歎異。又念:『今此大威德者,作是難事,何所求邪?我今宜往證驗其故。』即變婆羅門相自天而降,住太子前告言:『太子!我向見汝斷自手足,何所為邪?』太子答言:『仁者!他有苦惱,即我苦惱;若他快樂,即我快樂。故我向者見一被治罰人,甚大苦惱,我時乃以真實力故,棄捨自身手足支分,填續其人所斷割處,願力真誠,彼獲如故。』

「是時帝釋天主,愈生歎異,即復本形,告太子言:『汝今豈非以不實心,或異所求,或退轉故,捨自身邪?』太子白言:『天主!我所棄捨自身手足,無不實心,亦無異求,又非退轉。』帝釋復言:『汝若然者,云何使我證知是事。』太子白言:『天主!汝豈不聞,如我所作,皆真實力。』太子即於一切有情,隨起慈心,觀察四方以實願力,說伽陀曰:

「『若我所言是真實,
貪愛自身為纏縛;
真實不退轉今時,
願我此身即如故。』

「說是伽陀已,太子身胑即獲如故。由是空中遍雨天華,奏天微妙可愛音樂,和風徐起,現諸瑞相。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二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三
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
「爾時帝釋天主,見是福力,現生果報,希有瑞相,又知人天悉皆胥悅,心頗異之。乃謂福力太子言:『太子!汝今如是勤修勝行,有何所求?』太子白言:『天主!我為求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,拯拔一切有情,出生死海,悉令安住究竟涅槃。』時帝釋天主,知福力太子勤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深心不動,猶若須彌,稱可其意,作是讚言:『善哉,善哉!大士!汝有廣大最上願力,必當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』如是言已,隱身不現。

「復次,於後彼國之王耆年而終,其王未立灌頂太子,於是王之宗族臣佐人民,共會議言:『我等于今當令何人紹灌頂位?』時一人言:『若有福力大名稱者,可宜紹位。』如是言已,眾意悉同,即遣使人周行求訪。

「是時福力太子,當繼王位,善根開發,與諸侍從,出遊園林;太子行時,道路平坦,觸處皆無荊棘砂礫;於其中路,吉祥相現:細雨散空,旋布其頂;異色飛鳥,順次宛轉;童男童女,發勝妙聲,踊躍奔馳,咸生歡悅;一切人眾,身毛喜豎,皆得輕安。又聞空中悅意之言。太子覩斯事相,即起思念:『此相出現,我當決定紹灌頂位。』作是念已,進詣園中,受諸福樂。其園有一大無憂樹,華開茂盛,太子於彼安然寢寐。諸同往者,樂華果故,各於園中,隨處遊賞。又復太子,福威力故,彼有龍王,忽然從地涌出千葉微妙蓮華,其量廣大,色香具足,最上可愛。而彼龍王,又以神力置太子在蓮華上;爾時太子都無動覺。由是漸過食時,日正中分,餘諸樹影悉皆移動,唯無憂樹影覆太子身,如故不動。又彼園中諸餘華樹,皆悉傾向,大無憂樹,吉祥勝相,悅意可觀。

「時福力太子,夢見自身處穢污上,又見自身穢污所染,又見自以舌舐虛空,又見自身蓮華中立,又見自身上起山峯,又見眾人頂禮於己。太子寤已,隨應占察如上所夢:『如我夢見自身在於穢污上者,我必應居灌頂王位,大富自在,斯為前相。如我所見穢污染身者,我應處于大師子座。如我所見上起山峯者,我應於一切處常居最上。如我所見眾人頂禮者,我應為彼眾所尊重。如是等事,審占其相,我今決定為灌頂王。』

「爾時彼國臣佐,先遣使人周行求訪到彼園中,具見太子次第相續吉祥勝相;心生驚異,此大福力,有大名稱。即時速還,具陳上事。時諸臣佐,聞彼言已,皆生歡喜。即依法儀,悉備所須,行詣園中,授其灌頂,到已見諸吉祥勝相。

「時福力太子,即於微妙大蓮華上,結加趺坐。以福力開發故,四大天王奉天莊嚴大師子座,帝釋天主奉天妙蓋及眾寶拂,忉利諸天奉種種寶嚴飾露幔,散眾寶華如雲而下。四大王天諸天子眾,雨種種寶,奏天微妙可愛音樂,及散妙衣。國中園林,周遍清淨,一切悉無荊棘砂礫。豎立幢幡珠繒交絡,設妙香瓶,散諸異華與天宮等。帝釋天主,勅毘首羯磨天子,普於園林,悉令化出四寶所成廣大樓閣,以備太子隨意受用。時彼臣佐,又觀如是希有勝相,轉復異之,咸各肅恭,虔命太子處師子座,頂禮尊奉,如其法儀,為授灌頂。太子得灌頂已,身出光明,周遍照耀一由旬量,映蔽日光而不顯現。是時眾中,有一類人,見斯光已,咸悉稱言:『此勝光王。』一類人言:『此福力王。』

「爾時福力王將入王城,帝釋天主等,於其王前,隨依法儀,作供獻已,隱復天宮。時福力王,既入城已,善布國政,人民熾盛,安隱豐樂,息諸鬪諍,却除他敵,悉無賊盜、飢饉、疾病,愛護人民,猶如一子。華果樹林,悉皆茂盛,時令不愆,稼穡豐阜,雨澤順時,大地受潤。復次,其後王之四兄,聞斯異事,咸生驚怪,共會議言:『福力太子,勝過我等,福慧二全,以福力故,為大國王,最上大富,稱可我心,我等今時宜共往彼。』於是四兄,同詣福力王所。到已即時咸祝之言:『願汝最勝增長壽命。』又復讚言:『善哉!大王!汝昔要期,今能固立福慧若斯,勝過我等,於他國中,統王大位,皆由汝勝福力所成。我等親朋,具悉瞻覩。』

「時福力王,從師子座歡喜而下,致敬問訊,如應施設高廣之座,命彼諸兄次第而坐。諸兄即令王復本座。眾坐已定,作諸供獻。如先所論,互談議已,皆生決定歡喜之心。時王起尊重意,各以所奉。如是集會過二三日,王為諸兄及彼人眾開發,令知福非福事,說伽陀曰:

「『無福者墮地獄中,
受大苦惱常無間;
或墮餓鬼或畜生,
受飢渴苦及負重。
無福之者壞其身,
無福為奴重疲極,
無福墮於聾瘂中,
無福愚鈍多邪慧。
無福之者魑魅著,
無福之者醜形容,
無福多於下族生,
無福心亂人所惡,
無福之者多迷惑,
無福為他所輕謗,
無福之者諸所為,
雖復勤力不成就。
無福之者身麤澁,
悉無威光不可意;
無福之人兄所居,
草木青潤成枯瘁。
無福人所不隨順,
外境觸害亦復然;
諸惡鬼神羅剎娑,
常時侵嬈無福者。
無福者用藥治病,
返成非藥病增劇;
由無福故受貧窮,
復為他人所輕慢。
無福之人生子息,
其性麤惡眾憎嫌;
無福者雖眷屬多,
常時離散生苦惱。
無福者壞於眼目,
而復相續諸苦生,
多病皆由無福因,
小生病固難差。
無福之人多兇惡,
無福常發麤惡聲;
手指攣拳體不完,
語言人多不信順。
無福之人諸所有,
王官水火盜賊銷;
無福唯聞非愛言,
觸處常生於驚怖。
無福雖居平坦地,
隨處旋當荊棘生;
設或植種及經商,
雖常多作無義利。
無福者於一切時,
所有財寶皆散壞;
世間無少顧戀心,
實不可愛無善利;
諸無福者如是相,
智者當知皆破壞。
福者所作善護持,
於一切時無散失。
福者所行不懈倦,
常起堅固勇悍心,
如蓋覆蔭廣無邊,
復能制除諸惡雨。
猶犢隨母常飼乳,
福者如意善欲同;
又如劫樹悅意觀,
常獲一切所欲果。
福者能具忍辱力,
及得悅意大吉祥;
信行深固可依從,
生生皆具妙色相。
福者廣布大名稱,
能具多聞及智慧;
見者咸生愛樂心,
又能獲得聞持念。
福者臨終無疾病,
臨終亦復歡喜生,
極惡境相不現前,
遠離驚怖及苦惱。
福者臨終受天樂,
天宮樓閣現其前;
忉利諸天夜摩天,
彼彼天人來引接;
兜率天宮諸天子,
化樂天眾亦復然,
他化自在欲界天,
咸來衛護於福者。
福者猶如大梵王,
俱胝天眾皆宗奉,
於其一千梵界中,
廣大尊勝而自在。
福者諸所作皆成,
復常處於快樂位,
一切皆生愛樂心,
乃至外境無觸害。』

「是時諸兄及其人眾,聞伽陀已,於福力王,心皆信伏,極大歡喜。現世他生,顯明開示,一向悉知,福力最勝。

「時福力王,為諸人眾廣說福事,開發心已,觀察虛空,作是念言:『快哉!我今可能徧於王城內外,悉雨種種珍寶衣服。』發是心時,忽有種種殊妙衣服,及悅意華諸妙珍寶,自天而降,悉皆充滿王城內外。現是相時,人天胥悅,咸生驚異,悉起廣大淨信之心,俱發是言:『快哉!天子,有是福力,具大威德。』

「復次其後諸小國王,聞是事已,咸起思念:『彼王有大福力,具大名稱,我今宜應往彼尊奉。』由是諸王共會一處,各領四兵,所謂象、馬、車、步兵眾,同詣福力王所,下車前進,肅恭伸拜,合掌白言:『天子大福,具大名稱,為大國王,威德特尊,我等今時故來親奉。』

「時福力王,即復致問,普為慰安,如次坐已,并其官屬,各與無價上妙珍寶;又以十善法門,普為攝化。是時諸王,俱獲勝利,各還本國。

「復次,其後父眼力王,展轉聞知如是奇事,先遣使人詣彼國已,自當速疾與諸官屬,終日竟夜,促途前進。父王到已,愛念子故,即時遙見,雙目淚垂,悲喜交盈,聲哀心切,速從車下,前執其手,久而視之,父王乃言:『我是汝父,汝必深知,我今年耄衰朽若斯,國政甚難,我不堪任,今付於汝,汝當負荷。』言已即時卸自寶冠,置於子頂,子如父教,兼統其國。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三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四
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
「復次福力王,以至極盡閻浮提界都統王政,國富自在,威德特尊。一切人民,王悉周給珍寶財物,以十善法普為化導。時閻浮提人民,熾盛安隱快樂,息諸鬪諍,除他敵,悉無盜賊飢饉疾疫,亦無貧窮癃殘之者。皆有財寶庫藏充滿,眷屬廣多如意自在。又復一切方處,自然除去荊棘砂礫。時令不愆,雨澤溥潤,華果茂盛,稼穡豐阜。人民咸知福力增勝,常行布施作諸福事,潔己清心,修持戒行。閻浮提人命終皆生四大王天;其福力王廣為無數人眾開發善根,現世他生作大利益,有無數千人命終得生兜率天上。」

佛告諸苾芻:「汝等當知,彼福力王者豈異人乎?即我身是,我於爾時居菩薩位。福力王父眼力王者,今淨飯王是。廣照后者,今摩耶夫人是。色相具足童子者,今阿難苾芻是。精進具足童子者,今聞二百億苾芻是。工巧具足童子者,今阿泥樓馱苾芻是。智慧具足童子者,今舍利子苾芻是。彼時帝釋天主者,今目乾連苾芻是。而彼國王趣命終者,即魔王是。彼貧人者,今羅睺羅苾芻是。彼受治罰善醫業者,今憍陳如苾芻是。諸苾芻!以是緣故當知福力,而諸有情於一切時,應廣修作諸勝行業。故我先說彼福力者,我不見有少法隨修作已多獲義利。」

爾時諸苾芻咸生疑念,俱白佛言:「世尊!彼福力王乃往古世修何行業感是報應,統王諸國具大名稱,威德特尊受天人福,諸有所須於思念間一切如應,自天而降生時地動,空中雨寶降師子座,帝釋奉蓋現寶藏等,是事云何?願佛開決。」

佛言:「諸苾芻!福力王者,於累生中積修福業,行願廣大緣力合集,決定如應受勝福報。又諸苾芻!汝等當知,一切有情所作行業,皆非外緣可得,亦非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所成,若善、不善隨蘊、處、界起諸行業。」即說伽陀曰:

「假使經百劫,
不壞諸業因,
因緣和合時,
有情隨受果。

「諸苾芻!我念過去久遠世時,有佛出世,號無能勝如來、應供、正徧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。其佛普於世間作佛事已,乃至最後於一國中入無餘依大涅槃界,如薪盡火滅。而彼國王收其舍利,造立寶塔廣大供養。其後諸苾芻眾,鳴於犍椎擊鼓發螺,普告大眾,時苾芻等無數百千人集會一處,彼大法師於吉祥日廣為諸人宣說法要。是時國中有一博戲者,名曰得勝,深著博弈戲翫等事,妻名廣勝,子亦同名。是人先積家財,以博戲故內外財物輸於他人,皆悉散蕩,唯存所著㲲衣二段并常持蓋革屣及五金錢。其人一時忽作是言:『我不造福,因受斯貧苦。』言已吁歎,持如上物即出其舍,訪求博戲次第。行至說法之所,見大法師處師子座,人眾圍繞合掌聽法。是人覩斯勝相生清淨心,自念:『我今亦此聽法。』即以諸物置於一處,合掌諦誠聽受所說。時彼法師說伽陀曰:

「『人當修作諸福因,
如彼所作勿間斷;
隨其樂欲施作時,
由福藏故獲妙樂。』

「彼人聞是伽陀已,乃思其言:『由福藏故獲妙樂者,我往生中不造福因故受貧苦,我今宜應隨力施作少分福事。』即自惟忖:『我之家財悉已散蕩,而今但有隨身諸物。是中取五金錢及㲲一叚若行施者,又慮貧劇致殞身命;若不布施永壞福因,於他世中而無所託。我今以何方便能離貧苦存活身命,隨修福事不壞勝因?然我今者寧受飢貧必營福事,宜以金錢及㲲衣施。』作是念時,而彼法師又說伽陀曰:

「『善法應當速疾修,
即能息除諸罪業;
如是宜修勝福因,
一切罪業非所樂。』

「彼人復聞是伽陀已,審思其言『善法速修』,斯為決定,由是發起清淨施心,以所持蓋覆法師頂,取其革屣安師足下,散五金錢布於座側,舉㲲衣段被法師身。心大歡喜身毛皆豎,頂禮雙足益生淨信,發是願言:『願我以此為法布施最上善根,此生已往,生生有大殊勝福力,具大名稱,受天人福,威德特尊統王諸國,若有所須應念即現,勝相出生獲無盡藏。』其發如是廣大願已,時彼法師即為如應迴向功德。是時博戲者出離眾會,唯存一衣以覆其身,還復其舍。時妻及子見已驚異,念前所持諸物出外,應為博戲之所散蕩。妻故問言:『仁者!舍中但存我及於子,餘無所有,豈非我等將亦壞邪?』彼人由是轉增逼迫受貧窮苦,自省斯緣,說伽陀曰:

「『世間何苦勝貧苦,
而貧苦與死苦同;
寧當死苦尚甘心,
彼貧窮苦不愛樂。』

「說是伽陀已,吁歎而住。其後一時,彼妻持瓶詣井以汲,雖復下徹得水,其力不能出之;妻乃召夫令觀是事,其夫即時同力而舉,亦不能出;又呼其子,三人相與悍勇勞力方能小舉;怪而視之,乃見其下有五鐵瓮,滿盛黃金聯接排置。夫先見已驚異思念,豈非先施今獲其果?熙怡瞻視,說伽陀曰:

「『奇哉功德現此處,
一切過失悉蠲除;
今所得由先種生,
施者果報知如是。』

「是時彼妻歡喜問言:『仁者!勝相如是,善語若斯,其故何邪?』夫為如應廣說其事。

「復次後時彼得勝博戲者,福力開發現獲斯果,由是展轉遍流聲譽,國中人民互相謂言:『奇哉希有殊特大福,忽然能獲大富自在。』彼人從是已後向佛法僧,倍勝於前極生淨信,日日於佛塔所廣大供養。復於正法聽受修習,又以上味飲食日供淨眾及餘沙門、婆羅門、孤露乞人,亦復隨應供給所須悉令滿足。又復廣營精舍,令彼四方苾芻居止承事供養,由是名聞流布城邑。其後彼國王忽命終無紹繼者,時諸臣佐親屬,審知是人有大福力具大名稱,共議勤紹其王位。時博戲者即隱本名,人皆稱謂得勝大王。

「時得勝王現獲如是悅意果報,起猛利心,勝前布施,作諸福事,修持戒行,其王普為臣佐、親屬、一切人民開發福因已,後趣命終即生他化自在天,為彼天王之子。生彼天時有諸上妙悅意珍寶,及眾衣飾自空而降,身有光明映彼天眾光明不現,彼天見已咸皆驚歎,希有勝福果報若斯。」

佛告諸苾芻言:「汝等當知,彼得勝王者豈異人乎?即先所說福力王是。彼時初為博戲之者,能發喜心愛樂聽法,竭其所有以施法師,故於現生獲勝果報,紹繼王位開發福因;由此因緣,二十六生為他化自在天王;三十六生為化樂天王;三十六生為兜率天王;三十六生為夜摩天王;三十六生為忉利天王;三十六生為四大王天主;無數百生為金輪王;正法統化於四天下,七寶具足:所謂輪寶、象寶、馬寶、珠寶、女寶、主藏神寶、主兵神寶,如是七寶隨意受用。復有千子,最上色相,勇健精進能伏他軍,極海邊際大地境界,悉無盜賊刀等怖,咸修正法安隱而住。」

爾時世尊,為諸苾芻說伽陀曰:

「大士如是諸勝因,
多生得為勝主宰;
由佛普攝於世間,
此是諸佛之所說。
若得聞是希有事,
及此神通廣大緣,
造黑業者尚信生,
誰諸智者不開覺?
是故如是大希有,
大威德者隨所求;
應當尊重正法門,
復常思念諸佛教。」

佛告諸苾芻:「如我所說,汝等應當如是修學,是故常勤愛樂正法,尊重恭敬信奉供養,如是作已為所依止,如是學者得大利益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苾芻等聞佛所說,皆大歡喜,信受奉行。

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四


CBETA 贊助資訊 (http://www.cbeta.org/donation/index.php)

自 2001 年 2 月 1 日起,CBETA 帳務由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承辦,並成立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- CBETA 專戶,所有捐款至 CBETA 專戶皆為專款專用,歡迎各界捐款贊助。

您的捐款本協會皆會開立收據,此收據可在年度中申報個人或企業的綜合所得稅減免。感恩諸位大德的善心善行,以及您為佛典電子化所做的一切貢獻。


信用卡線上捐款

本線上捐款與聯合信用卡中心合作,資料傳送採用 SSL (Secure Socket Layer) 傳輸加密,讓您能夠安全安心地進行線上捐款動作。

前往捐款


信用卡 (單次 / 定期定額) 捐款

本授權書可提供單次捐款或定期定額捐款之用途。
請於下載並填妥捐款授權書後,請傳真至 02-2383-0649 ,並請來電 02-2383-2182 確認。
或掛號寄至 10044 台灣台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 77 號 8 樓 R812 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收。

請在此下載 授權書 (MS Word 格式)


劃撥捐款

郵政劃撥帳號:19538811
戶名: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

欲指定特殊用途者,請特別註明,我們會專款專用。


線上信用卡 / PayPal 捐款

PayPal 是一個跨國線上付款機制的公司,CBETA 引用其服務,提供網友能在線上使用信用卡或 PayPal 帳戶贊助 CBETA 。

PayPal is an online system of a global payment solution. CBETA uses its service to provide the uses to donate by using the credit cards or PayPal account to support the CBETA project.

相關收據開立事宜,由於付款幣別為美元,我們除了會依您所贊助之美元金額開立收據外,另我們會依捐款當日公告匯率開立台幣收據,此收據為國內正式合法報稅憑證。

Since the donation made is in US currency, hence all the receipts will be issued in the US dollars consequently. However for the domestic donators, a Chinese official receipt will also be made according to the foreign exchange rate for the purpose of tax deduction.

線上信用卡 / PayPal 贊助


支票捐款

支票抬頭請填寫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。

CBETA is part of Seeland Educational projects, any donation (ex- cheques, remittance, etc.,) please entitle to "The Seeland Education Foundation".


本經典下載自「淨念書院http://jnbooks.cn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