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次

編輯說明


No. 490

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淺解

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 詔譯

奉佛弟子(翁春 王錫琯)解釋

金剛般若波羅蜜經

釋 金剛者。金中精堅者也。剛生金中。百煉不銷。利能斷物。譬如智慧。能斷絕貪嗔癡一切顛倒之想。梵言般若。此云智慧。梵云波羅蜜。此云到彼岸。欲到彼岸。須憑智慧。經者。此經乃學佛之路徑也。

○法會因由分第一

此分敘說法聚會因緣之所由起。考大般若經有六百卷。凡說十六會。此則五百七十七卷。給孤園第二處第九會也。按前此佛在鹿野苑轉四諦十二行法輪。恐人遂著有相。因於般若會上。闡無相正宗。要人見性成佛。不許向心外一絲著取。所以掃求佛相。埽取菩薩相。埽能度生相。埽泥言說相。埽著修行相。而併不生斷滅相。空而不空。有而非有。見性如如。法會大事畢於斯矣。

(佛有大弟子阿難.迦葉二人。共述此經。其言曰)。如是(經之所言乃)(親)(之於佛者。彼)一時(也)。佛在舍衛(波斯匿王之)國。(城外有太子)(陀所施之)樹。給孤獨(長者須達拏所買之)園。(內建精舍。請佛說法。佛)(得道深者)大比丘(之徒)眾千二百五十人俱(在焉。於)(之)時。(佛為)(界之)尊。(當將午)食時。著(僧伽之大)衣。持(四天王所獻之)鉢。(往)入舍衛大城。(向人家)乞食。

於其城中。(不擇貴賤。作平等觀)。次第(而)乞。(乞食)(竟。)還至本處(園中。將乞來之食。各)飯食訖。收(其)衣鉢。洗(其跣)(畢。乃)(陳高)座。而(結跏趺以)坐。(於是可以隨宜明道矣)

釋 佛滅度時。阿難啟請。一切經首。當置何語。佛命置如是我聞四字為句。

佛者。梵云婆伽婆。唐言覺。自覺覺他周遍法界。

舍衛國有一長者。名須達拏。常周給孤貧煢獨。因有是稱。彼欲卜勝地供佛。惟祗陀太子園方廣莊嚴。往問太子。太子戲曰。若布金滿園。我當賣之。須達拏運金側布八十頃園並滿。太子不受。因同建精舍。故統明祗樹給孤獨園。

梵云比丘。此云乞士。乞法以明之心。乞食以種人之福。

佛為三界之尊。故稱世尊。三界者。欲界.色界.無色界也。

○善現起請分第二

此分。空生致敬起請。所問皆菩薩分上事。三.四分佛亦以菩薩之事答之。如是指所問三藐三菩提心。故十七分問答仍前。正增應生如是心及無有法二句。其寔無有法正以離四相故而降伏之問以明。

(維)(有年)(而)(者名)須菩提。在(於)大眾中。即從座(上)(立。)偏袒(而露其)右肩。(以示奉持之便)。右膝(跪)(于)地。合掌(以致其)恭敬(之心。)(啟)(於)(前。乃)(曰。我佛萬法圓融。真三界)希有(之)世尊(也。以真)(之性。明慧通徹。隨所而)(現。)(能)(衛眷)念諸(學佛之)菩薩。(俾信受是法。不受魔侵。)(能委)付囑(託)(學佛之)菩薩。(俾奉行是法。無時斷絕。其慈悲導引如是。今敢請問)世尊。(有奉佛子)善男子.善女人。(思斷塵緣。求生定慧。因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應云(如之)(。得安)(此心。只在真性內。)(如之)何。降伏其(一切妄想之)心。(不使動搖真性乎。)(歎美之而)(曰。)善哉。善哉(。如爾之問也。)須菩提。(果)如汝所說。如來(慈悲導引。)善護念諸菩薩(。惡魔不侵。)善付囑諸菩薩(。退轉不生。我將說此廣大之法)。汝今(審)諦聽(受。)(如汝所問。)為汝(詳)(之。今有)善男子.善女人(能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(者。欲求安住真性。)(知)如是(安)(。欲求降伏妄心。即當)如是降伏其心。(何也。心亡則境空。境空則心滅矣。詞未畢。而須菩提即應曰。)(唯)(哉。我)世尊(之言。乃弟子心)(愛)樂。(所)欲聞(者也)

釋 梵云須菩提。此云善吉.善現.空生。尊者初生時。相師占之。唯吉.唯善。後解空法以顯前相。

如者。佛之真性。變現自如。明以照無量世界。慧以通無量劫事也。來者。真如發現。隨處顯應也。二字者。兼體用言之。

梵云菩提。此云覺。梵云菩埵。此云有情。言能覺悟在有情之中也。

梵云阿。此云無。梵云耨多羅。此云上。梵云三。此云正。梵云藐。此云等。梵云菩提。此云覺。總云無上正等正覺也。

○大乘正宗分第三

大乘者。言如大車之無不載也。正宗者。言為嫡裔而非旁枝也。空生以安住降伏並舉。今惟標降伏者何。葢欲安住真心。須先降伏妄心。然趨寂猶易。若推向度生。則心與境接。倘降伏稍不得力。此中微細無明。隱隱生動。即離真常。不得名住矣。

(因呼而)(之曰)。須菩提。諸菩薩摩訶薩(欲求安住此心。須先降伏妄心)。應如是(不思善.不思惡)降伏其心。(心滅境滅。如我度脫眾生然。豈可著一毫塵相乎。世間)所有一切眾生之類。(其類有九。則有)(迷性造業而為)卵生(者。有)(習性流轉而為)胎生(者。有)(邪氣結聚而為)濕生(者。有)(觸趣變化而為)化生(者。此四種皆欲界眾生也。離此則天人矣)。若(夫分別是非。未契無相之理。但)有色(身。而無男女之形。絕情欲矣。此謂色界。)(夫執著空相。不修福慧。惟有靈識而全)無色(身。)(夫口說佛法。心不依行。靜寂無為。而惟)有想(念此二者。皆謂無色界。)若無想(者。坐禪除妄。無有作用。)若非有想非無想(者。不著二法想。故云非有。求理心在。故云非無。此于三界諸天為極高。壽為極長。不止八萬劫而。凡此皆有不生滅之妙心。仗佛法力)。我皆令(悟)(圓滿清淨義。毫)無餘(剩習氣煩惱與形相知識。直到不生謂)(。不死謂)(之地。將歷劫受生之累)(斷)(淨盡)。度(脫生死苦海。至此。則佛與眾生本性自如。同登彼岸矣。然眾生雖有本性。不能自度。今全仗道力開悟)之。(及至)如是滅度無(限)量.無數(目.)無邊(岸如許)眾生(。可云多矣。其)(眾生自明。本性自度。苦海.佛法原不曾有。增加于彼。本)無眾生得滅度者。

(此)何以故(哉。總為佛心平等。不將眾生分別形相耳)。須菩提。(設)若菩薩(心有能所。輕慢眾生。是)有我相(也。自恃持戒。輕破戒者。是有)人相(也。厭三塗苦。願生諸天。是有)眾生相(也。心愛長年。勤修福業。執法不忘。是有)壽者相(也。則墮貪嗔癡愛四惡業矣。有相即眾生。無相即佛。惟不以度眾生為功。而了無所得。以其四相盡除也。設若起能度眾生之心。是眾生之見。)則非菩薩(也。只這無相之心便是降伏妄心之法矣)

釋 梵云菩薩摩訶薩。此云覺眾生也。摩訶言大也。

○妙行無住分第四

上問如何住。此答無住者何。常住者體也。無住者用也。無住之住。是名真住。又言如所教住即答安住降伏意。

(兩大弟子)(敘)(佛言。佛又呼而告之曰)。須菩提。菩薩於(此)法。(要)(當絕)(方)所住(著此心。將此無住著之心)。行於布施(之事。是)所謂不住(著于目之)(塵。冀有所獲而)布施。不住(著于耳之)聲.(鼻之)香.(舌之)味.(身之)觸.(心之)(諸塵。冀有所獲而)布施。須菩提。(夫布施而住著于六塵。與我本性何與)。菩薩(受如來無相教法。但以法施利益一切眾生。)應如是布施。(物我兩空。)不住(著)(形)相。(是)何以故。(葢凡人布施。止為求滿情欲。先施財于人。後得福于。施財有盡。則得福亦有盡。)若菩薩(一心清淨。利益一切。)不住(著于形)(。內不見我之能施。外不見我之受施)。布施(遍滿虗空。斯)其福德。(誠)不可思(想度)(也。)須菩提。(我謂菩薩功德莫量其)於意云何(哉。葢菩薩不著形相。法施廣大。世界萬有。包含無遺。今試看)東方虗空可(能)思量(窮盡)(乎。須菩提答曰。虗空而以思量盡之乎。)不也。(果如)世尊(之言也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南西北方(以及)四維上(至天.)(至地。其)虗空(處所)(能)思量(窮盡)(乎。須菩提答曰。虗空而以思量盡之乎。)不也。(果如)世尊(之言也。佛因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菩薩無住(著形)(之)布施。(其應受)福德。亦復如是(十方虗空之)不可思量(也)。須菩提。菩薩(今欲受如來教得住心妙法。)但應(依不住相之言。)如所教(以存)(此性真可也。葢有住著。都是六塵。無住著者。乃是本心安住之所。故無住為住。乃真住也)

釋 觸法之法。非謂佛法。是凡夫心中思想的法術也。

○如理實見分第五

如者猶俗言自在也。性體常常自在。全無更變。此為真性之理。故曰如理。凡夫不能認著如理。只為眼見虗妄形相。將真寔本性撇去腦後。就見如來三十二相。與我真性有何干涉。

(佛又呼)須菩提(欲明無相真性。)於意(果是)云何。(我試問。汝如來既全佛。性又有佛身。)可以(三十二種莊嚴)身相(。謂即此是)見如來不(乎。須菩提答曰。但見如來身相。豈可謂便見如來)。不也。世尊。(葢如來原不在身相上發現。是)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(也。)何以故(哉。)如來所說(之)身相。(原非形色。葢是虛空中法身。)即非(有真寔)身相(可見也)。佛(又)告須菩提(曰。)(世上)有所(一切諸形)相。(雖然有此軀著。而無真寔本性。須臾消化。還歸虗空。豈非)皆是虗妄。若(能識得此理。)見諸(形)(都)(寔)相。(則如來法身真相。立便現前。)則見如來(矣。就色身中看出法身。葢自性原有箇如來也)

釋 太子名悉達多。漢言頓吉。生時三十二相。八十種好。放大光明。普照三千大千世界。

○正信希有分第六

此分說人正心信受。絕去一切形相。良為希有也。前空生初執有相。因佛以不住相破之。後疑無相。因不能契有相果。是執佛有相矣。佛以如身非相破之。以無相因。契無相果。豈不因果俱空。人法雙泯。此義甚深。殊難信解。故疑而問佛云云。大祗眾生情念所動。一有取著。便涉非法。誠使情念忘而智慧開。降伏安心。直下誠當矣。

須菩提(又)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(今世人多迷少悟。不誠眾迷之中)。頗有眾生。得聞(我佛)如是言說(之一)(一)句。生(真)實信(心。當下了悟)(耶。)佛告須菩提(曰。如來以度脫眾生為心。深願其聽受我言。汝切)莫作是(信否之)(也。)如來滅(度之)後。後(經)五百歲。(此時)有持戒(而諸惡不作)。修福(而眾善奉行)者。於此(一)(之大意。一)(之解說。)能生信(受之)心。以此為(真)(而無疑。)當知是(信心之)人。(自度度人。利益無窮於將來作佛之眾生)。不(止)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(令之如我信心)而種善根。(能)於無量千萬佛所(皆令信心無二而)種諸善根(也。可見此眾生)聞是章句。乃至一念生(清)淨信(心。去塵絕垢)者。須菩提。(此豈猶人之福德乎)。如來悉知(之。)悉見(之。)是諸(信心之)眾生。(便)得如是(種)無量(善根之)福德(是果)。何以故(哉。因為)是諸眾生(聞佛妙法。本性圓明。形相都化)。無復(有執定之)我相。(對立之)人相。(厭苦之)眾生相。(貪愛之)壽者相。(且)(有傍依佛)(智識)相。亦無(捨去佛法。塊守空寂之)非法相。(諸相盡捐。斯名淨信。必須無相。方是無量。又)何以故(哉。葢以)是諸眾生。若心(中)(有形)相。(是)則為(牽)著我人眾生壽者。(豈能真性到處圓滿。)(心中)(有)法相。即(為牽)著我人眾生壽者。(豈能了悟真性無為自在。夫)何以故(也。良以真性原無容一毫牽著也。豈惟是哉。即令心中)若取(有)非法相。(亦是)(牽)著我人眾生壽者。(豈能使真性空明。方便應現乎。職)(之)故。(所以)不應取法(。而有法執。并)不應取非法(。而有空執。總)以是(無妙相)義。(原無可著)(耳。試觀)如來(度人。)常說汝等(學佛之)比丘。(須)知我(所)(之)法。(未明性時。不可無言。如未渡河。不可無筏。然一渡則棄之矣。猶)(取)(為)喻。(可見到彼岸)者。(佛)法尚應捨(去。)何況非(佛正)(乎。真實生淨信者。宜直下見性。不受諸相隔礙矣)

釋 信心者。信般若波羅蜜能除一切煩惱。能成就一切出世功德。能生出一切諸佛。信自身佛性本來清淨。無有污染。與佛無二。信六道眾生。本來無相。信一切眾生盡得成。佛是名淨信心也。

○無得無說分第七

真性空寂。無有形相。人若能悟性空。即佛法與我何干。却得個甚麼。佛所說。都是方便指迷的引子。及到真性上。一切言語總用不著。却又說個甚麼。此雙遣佛法知見也。文中無有定法四字。正是宗眼。不但為空生指示無為法三字同。

(法尚應捨。則佛將安在耶)。須菩提。(汝)(佛法大)意。(亦知其)云何(哉。如來無上正覺。本自空寂。豈于心外別有所得。若指此覺性為如來所獨有。則)如來(真有所獨)(之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。(且如來以此正覺。廣為人說。即謂如來之法。直在言語上見。則)如來(果曾)有所說法耶。須菩提(答)(曰。)如我(之意)(說)佛所(發問言)(之)義。(要知無上正覺深妙難名。隨人證入。)無有(一)(之)法。(斯)(為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則如來寔無所得也。如來憫眾生沉迷。以方便法引導性真。所謂依病發藥。可見)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(也。斯)何以故(。法既不定。則聽法之人。又何可執以為定乎。須知)如來所說法。(可以性修)。皆不可(以色相)取。(可以心傳。亦)不可(以言)(求。必人自悟自解。乃得之耳。葢法原無法。斯云)非法。(亦不離法見性。斯云)非非法。(有法.無法俱不是。從此得一是處。方是真法。)所以(學佛人。不能立見如來)者何。(止因)一切(修行)賢聖。皆以(真性)無為(之)(為證向。但根器有淺深。意解有偏正。毫釐千里。)而有差(等分)別。(不能齊一。與如來同體也。是空生深契無相之理如是)

釋 或持戒忍辱。或精進禪定。或聚沙塔頂禮。或念南無佛號。隨人所修。是無定法。或為志求勝法者說。或為求無上慧者說。或為求聲聞者說。或為求辟支者說。應機而酬。是無定法。

○依法出生分第八

此分言諸佛妙道。皆因此經生出。教人依從法要。總此一念。散為千法萬法。所謂福德性也。

(空生固契無相之理矣。而未契無相之理得無相之福也。佛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佛法究竟)。於(大)意云何(解說也。試以身外享用之福德。與心內自有之福德。相提而論。便見虗寄在形。為有盡。真寔在心。為無量矣。設)(有)(廣以財施。直到積)滿三千大千世界(之)七寶。(都)以用布施。(如此浩大。)是人所得福德(。亦當如布施之數。)寧為多不(乎。)須菩提言(曰。此福德)甚多。(有如)世尊(之言也。然我說其福德多者。)何以故。(葢)(等)福德。(都是身外享用。與真性無干。)即非福德(出于真)(者。著在形色。終是有數可筭。)是故如來(但)(其享用)福德(如許之)(耳。佛因須菩提知身外福德如此。乃取心內福德示之曰。設)若復有人。於此經中(所說真寔性義。了悟明白。一心承)受。(時時把)持。(勿令怠忘。又能省却經文多句)。乃(歸)(直明性體之)四句偈等。(自明悟。又)為他人(解)說。(令人共明本性。如此。則利人利。較之施財。)其福勝彼。(夫)何以故(哉。)須菩提。(汝當知經文直明真性。圓滿完足。世上)一切諸佛(得成佛果。)乃諸佛(所說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之)法。皆從此經(中悟)出。(然此經文。亦如河筏耳。直認本性。尚在語言文字之外也。)須菩提。(若人錯會經文所說法。便是佛法。不曾于性真寔有體認。則其)所謂佛法者。(皆有相之見耳)。即非(真寔明心見性之)佛法(矣)

釋 三千大千世界者。此日月所照為一小世界。其中間有須彌山。日月繞山腰運行。南為閻浮提。東為弗婆提。西為瞿耶尼。北為鬱單越。是名四天下。此山之高。半出日月之上。山上分四方。每方有八所。中間為一所。謂之三十三天。梵云忉利天是也。日月運行于此四天下謂之一小世界。如此一千小世界。謂之小千。如此一千小千世界。謂之中千。如此一千中千世界。謂之大千。以三次言千。故云三千大千。其寔一大千耳。七寶者。金.銀.琉璃.珊瑚.瑪瑙.赤真珠.玻瓈也。四句偈諸解不一。唯彌勒指無人我眾生壽者。言要當活看等字也。

○一相無相分第九

此分言四果菩薩各有一相。然不過就他地位略有次第。其寔悟到真空。豈有形可執。

(佛告)須菩提。(今證四果之菩薩。各有名目。豈彼尚有分別形相心耶。)(其)(果)云何(也。如第一果之)須陀洹。(離欲界。去凡入聖。將其心尚)能作是念(。見得)(證入)。得(此)須陀洹果(位)(乎)。須菩提(答)(曰。須陀洹無得果之念。)不也。世尊。(是)何以故。葢須陀洹(離塵見性)。名為入(聖之)(輩)。而(真性本空。原)無所入。(只此)不入色聲香味觸法(之塵。便為入流。豈是真有所入。)是名須陀洹(耶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(其他亦復如是。汝)於意(中亦知其)云何(也。又有第二果之)斯陀含。(離塵生天。將其心尚)能作是念。(見謂)(證入)。得(此)斯陀含果(位)(乎。)須菩提(答)(曰。斯陀含無得果之念。)不也。世尊。何以故。斯陀含(色身一往天上。一來人〔來〕不復再來人間)。名一往來。(而其前念起妄。後念即覺。止見一生滅。無第二生滅。雖有往來。不著往來之相。)而實無往來(。豈真著塵緣去留之相。而始曰)(我纔得)名斯陀含(耶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(汝)於意云何(也。復有第三果之)阿那含。能作是念。(謂)(證入)。得(此)阿那含果不(耶)。須菩提(答)言。(阿那含無此念。)不也。世尊。何以故。(蓋)阿那含(內無欲心。外無欲境。離欲界。心無執著。雖)名為不來。而實無不來(之相。)是故(但)名為阿那含(耳。豈遂有得果之見哉。佛又言)。須菩提。(汝)於意云何(也。復有第四果之)阿羅漢。能作是念。(謂)(證得)。得阿羅漢道不(也)。須菩提言。不也。世尊。何以故。(佛法本空。有何定法。唯其)實無有法。(故第)(為)阿羅漢(耳。)世尊。若阿羅漢作是念。我得阿羅漢道。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(四相之妄念矣。豈得成人法雙遣之阿羅漢道乎。且須陀洹.斯陀含.阿那含皆言果。而阿羅漢言道者。至此方為證道也。夫阿羅漢與須陀洹造就不同有淺深而異名耳。即道與法。亦是假名。在教為法。在行為道。無法則無道。無道則無得矣。且)世尊(不常念之乎。我)佛說我(無爭念。無人我之相。有正定。故能)得無諍三昧。人中(明了真性。)最為第一。是第一(等)(去六)(超出物表之)阿羅漢(也。佛雖如此稱道我乎。)(却)不作是念。(得見)我是離欲阿羅漢。世尊。我若作是念。(自謂)我得阿羅漢道。(便是執法不忘。著於有相。)世尊即不(稱許)說須菩提(證無諍三昧)。是(悅)樂阿蘭那行者(之人矣。今之稱許者。正)以須菩提(法性都空。)實無(有)(執之道)行。而名(之以)須菩提是(能)樂阿蘭那行(也。我佛以為何如。可見四果菩薩。既空塵相。猶恐一絲未斷。故如來與須菩提反覆問答。一一解破。使之悟徹無相。真寔了義。不受纖毫牽挂耳)

釋 梵云三昧。亦云三摩地。亦云王摩提。此云正定。言入定之法正也。亦云正見。遠離九十五種邪見也。亦云正受。言定中所想境界而受之。非是妄想也。梵云阿蘭那。此云無諍。

○莊嚴淨土分第十

真性不散亂。便是莊。邪妄不能入。便是嚴。淨土者。清淨心也。無所住而生其心。即生清淨心也。此經十七分應生如是心。即此無所住而生其心也。無所住之心。便是無心。而如是生清淨心。便是不滅無生之生。何礙于生知不滅。便是生。不必更求生相矣。二十七分中于法不生斷滅。即此義也。

佛告須菩提(曰。人到修行成佛時。)(彼)(中。是)云何(等心境乎。即我)如來(往)(之時。)(本師)然燈佛所。於(佛)(果寔)有所得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我佛心空萬有。豈尚存有得之心。)不也。世尊。如來在然燈佛所。(雖有傳授。然返觀本性。原所自有。)(佛)法實無所得(也。佛又言曰。)須菩提。(法既無得。其)於意(中。畢竟是)云何(等乎。)菩薩(住之所在。果是)莊嚴佛土不(也。須菩提答曰。)不也。世尊。(我說菩薩不是莊嚴佛土。)何以故(哉。葢以)莊嚴佛土者。(止在真性中清淨自如耳。不著形相。)即非(有)莊嚴(迹象。獨見真性光明。)是名(為)莊嚴(佛土也。佛許可其言。因曰。以此非莊嚴。)(名莊嚴之)故。須菩提。(彼)諸菩薩摩訶薩。應(當亦)如是(自)(其)清淨(本)心。(離去一切塵相。)不應住(著目之見)色。(別)(其)心。不應住(於)聲香味觸法(而)(種種塵)心。(我之本心。原來清淨。眾物靈明獨照)。應(當于六塵中一切)無所住(著。本心孤露。時時發現。)而生其(清淨之)心。(則此所生之心。方是我本心之自生耳。此心一生。遍滿虗空矣)。須菩提。譬如有人(焉。其)身如須彌山王。(高廣至三百三十六萬里。如是之大。)(汝)(中)云何。(見如)(等之)身。(信)為大不(乎。)須菩提(答)言。(若止言形骸之身。果然)甚大(矣。然僅形體耳。)世尊。(是)何以故。(葢)(所)說。(是指人本性。不著形相。乃法身。)(色)(也。法身到處應現。)是名(為)大身(耳)

釋 然燈即定光佛。須彌於山中最尊。故曰王。

○無為福勝分第十一

前言無證.無得.無嚴。似乎因果涉空矣。不知無為之修。其福更勝。葢法施總就他本然之性。令人自悟。原無施為也。

(一切空相。乃現成公案。不假施為。故佛又呼而告之曰。)須菩提(。世人求福。係是身外作為。究竟有盡。)(彼)恒河中所有沙(石之)數。(不可計量。又)如是沙等(之)恒河。於(汝)(中)云何。是諸恒河沙。寧為多不(耶。)須菩提(答)(曰。為數至此。可謂)甚多(矣。)世尊。但(說)諸恒河。尚多無數。何況其沙。(愈不可計量乎。佛因呼)須菩提(曰。)(非泛論河沙也。)(以真)(之)言告汝。(設)若有善男子.善女人。以七寶(充)滿爾(中處)(之)恒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。(都)(之)(為)布施。(如此則)得福多不(乎。)須菩提(又答)(曰。布施至此。亦云)甚多(矣。)世尊(以為多乎。)(又)告須菩提(曰。布施如河沙。雖得福德多。畢竟有盡期。設)(有)善男子.善女人。於此(所說)經中。乃至(承)受持(誦)四句偈等。(盡)為他人(解)說。(令人各明本性。同登彼岸。)而此福德(無量)。勝前(所說施財)福德。(可見法施豈落有為之迹乎)

釋 恒河。西方河名。

○尊重正教分第十二

此分足上未盡之旨。分兩截看。先從說經之處。以及於持經之人。自四句偈至全經。是由淺以入深。後又從持經之人。以及於經所在處。自成就菩薩。至有佛與弟子。是由深而入淺也。

(兩大弟子重)(編)(。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若有人)(身所到之處。即為他人解)說是經。乃至四句偈等(法語。盡皆為人解說。)當知此(說經之)處。(不著形象。行一無所得心。)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(歡喜敬信)供養(此說經之人。即其說時。皆如來全身舍利所發現)如來塔廟。(咸生嚴敬說法者。尊重加此。)何況有人(奉此經文。)盡能(一身承)受。(一心謹)持。(對卷而)讀。(離卷而)誦。(其法力更何如耶。)須菩提。當知是人(到無相之地。)成就(世間)最上第一希有之(佛)法。(悟到性空。與佛無二。)若是(持誦)經典(。此人)所在之處。即為有佛(在之處。自性即佛也。為人說法亦佛也。了悟不疑。如親受如來傳示者。豈非此人。即)(如來之可)(可)(之大)弟子(乎)

釋 阿修羅。嗔恨心重者。天人畜生中皆有之。

○如法受持分第十三

此分標般若實際也。根上無相無住。福德無量。來要人知佛所說法。在人自悟。不在語言文字尋取。連名目總是假象。人當照依此法受持也。

(當)爾時。須菩提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(目前所說之經文。)當何名此經。我等(既聞是經旨。又當)云何奉(行)(守於心也。)(因)告須菩提(曰。)是經(當)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。以是名字(之意。)汝當奉持。(其)所以(奉持之)(宜)(如。)須菩提。佛(所)(之)般若波羅蜜。(正以本性空明。不著塵相。還我本來。佛法都假。若有一定之智慧可稱彼岸可到。)(此)(是)般若波羅蜜。(是名般若波羅蜜也。)須菩提。(汝)(此)意云何(。須會)如來(住世。普度群迷。到處為人說法。其寔真法自在人本性中。非語言文字所能了其)有所說法不(耶。)須菩提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(法自在人性中。)如來(實)無所(可)(也。佛又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我思世界都空。原是如此。)(我所見之)意。(又)(如)(哉。試觀)三千大千世界。(亦至廣矣。其中)所有微塵。(處處布滿。)是為多不(乎。)須菩提言(曰。)甚多。世尊。(佛因言曰。)須菩提(。是)諸微塵。(總是眾生心上因緣轉流變現。若性本清淨。一塵不染。則萬象俱空。故)如來(所說微塵。是)說非微塵(所能污之本性。)是名微塵。(而在塵離塵也。積塵成世。倘微塵都空。世界何有。故)如來(所)說世界。(是說)非世界(所能囿之性法。)是名世界。(而在世離世也。微塵世界若不如此理會。便逐幻相生死輪迴。不得出頭矣。)須菩提。於(汝)(中)云何(理會。今要見如來者。)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(耶。須菩提答曰。)不也。世尊。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(者。)何以故。(蓋如來三十二相。皆從三十二行得之。非實有形相也。所以)如來說三十二相。即是非(眾生所見之)相。(乃其法性圓明自然形體光輝。)(則)(為)三十二相。(夫然則要見如來。定須於本性尋取也。佛因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設)若有善男子.善女人。以恒河沙(相)(之)身命(用為)布施。(助行善事。設)若復有(世)人。於此經中(所說。)乃至受持四句偈等(法意。盡)為他人(解)說。(指迷成覺。以視身命布施。雖得福報。畢竟不明本性。豈如自度度人共登彼岸。)其福(為)甚多(乎)

釋 如來妙相。一足下有平滿相。二足下千輻輪文無不圓滿。三手足並皆柔軟如兜羅綿。四兩足一一指間猶如雁王。文同綺畵。五手足諸指圓滿纖長可愛。六足跟廣長圓滿與趺相稱。七足趺修高光滿與跟相稱。八雙腨漸次纖圓如鹿王腨。九雙臂平立摩膝。如象王鼻。十陰相藏密。十一毛孔各一毛生紺青宛轉。十二髮毛右旋宛轉。十三身皮細薄潤滑。垢水不住。十四身皮金光晃耀。諸寶莊嚴。十五兩足兩掌中頸雙肩七處充滿。十六肩項圓滿殊妙。十七膞腋悉皆充實。十八容儀洪滿端直。十九身相修廣端嚴。二十體相量等圓滿。二十一額臆并身上半威容廣大如獅子王。二十二如來常光面各一尋。二十三齒相四十齊平淨密根深。白瑜珂雪。二十四四牙銛白鋒利。二十五如來常得味中上味。二十六舌相薄淨廣長。能覆面輪至耳髮際。二十七梵音詞韻和雅。隨眾多少。無不等聞。二十八眼睫猶若牛王。紺青齊整。二十九眼睛紺青鮮白紅環。三十面輪猶滿月。眉相皎淨如天帝兮。三十一眉間有白毫相。柔軟如綿。白瑜珂雪。三十二頂上烏瑟膩沙高顯周圓。猶如天葢。三十二行者。眼耳鼻舌身五根中。具修六波羅蜜。謂布施.持戒.忍辱.精進.禪定.智慧。也於意根中。修無住.無為也。

○離相寂滅分第十四

此分分四段。自白佛言至第一波羅蜜乃是印契佛心。入佛知見。自忍辱波羅蜜至即非眾生。乃逆空生疑施身命之難破以五蘊寔法暗結無住之問。自真語至無寔無虗又結令諦信佛心莫起疑念。自菩薩無住法至無邊功德也總是塵相之宜空。受持功德之難及。

(於)爾時。須菩提聞說是經。深解(其意)義趣(味。自恨解悟之晚也。)涕淚悲泣而白佛言(曰。此經真世所)希有(者乎。)世尊。佛(今)說如是甚深(奧之)經典。我從昔(日受生以)來所得(智)(法)眼。未曾得聞如是之經(義。)世尊。(設)(如今)復有人得聞是經。遂起(信)心。(悟得本性)清淨。(埽除幻影。真體發現。)即生(自有之)實相。當知是人。(能)成就第一(等)希有之功德。世尊。(然)是實相者。(豈真實有之。)即是非相(就其本性圓明。與向外之幻相逈別。)是故如來(信)說名(之為)實相(耳。)世尊。我今(親在佛前。)得聞如是經典。(真)(不疑。曉)(妙義。合下領)受。(永久)(守。)不足(以)(煩)(。設)若當(將)來世(界。)(此)五百歲。(佛滅度。僅存像法。)(時倘)有眾生。得聞是經。(如我之)信解受持。是人則為第一希有。何以故(哉。葢)此人(從經悟入。即)無我相人相眾生相(與)壽者相(矣。)所以(能無四相)者何(也。種種幻相。本性原無。知)我相即是非相。(方得真空其一切)。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。(總可例觀之也。又)何以故。(葢形相俱六塵染著之空華。故有此形相。便埋藏本來真性。所以)離一切諸相。(便是佛性)。則名(為)諸佛(矣)。佛(因)告須菩提(曰。汝之所解果然)。如是如是。(設)(後世)復有人得聞是經。(歡喜領受。絕)不驚(疑。沉思靜悟。了)(恐)怖。(勇猛精進。毫)不畏(阻。)是人。甚為希有。(又)何以故。須菩提。如來(所)(之波羅蜜。原有十種。只此等布施為)第一波羅蜜。(葢此布施。並不著相。能直明本性。萬行都圓。豈但無四相。并無法相。)(此)(有)第一波羅蜜(之心。盡空無相。)(方可)(為)第一波羅蜜(也。)須菩提。(且如凡人最難遣者。瞋恨之心。極能壞亂性行。所以學佛之人。忘人我相。任行凌虐。付之不聞。此為)忍辱波羅蜜。(然使形相未空。根芽尚在也)。如來說非(有)忍辱波羅蜜(心。此)何以故。(葢忍辱亦極難耳)。須菩提。如我昔(在前世。曾)為歌利王割截身體。(辱亦至矣。)我於爾時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(也。)何以故(而能然也。)我於往昔節節支解(之)時。(設)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。(塵心未盡。)應生嗔恨。(如何似刀斫虗空乎。)須菩提。(我)(思)念過去於五百世(前。曾)作忍辱仙人。於爾(時處)(之)世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。(所以能作忍辱功行耳。知)(之)故。須菩提。(凡求佛性之)菩薩。應離一切(形)相。(而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之)心。不應住(著於)(而)(其)心。不應住(著於)聲香味觸法(而)(其)心。應生(一切形相)無所住(著之)心。若(此)(一)有住(著。便失真性。)則為非(我本來常)(之妙體矣。)是故佛說(。求)菩薩(之)心。不應住(有)(相方行)布施。須菩提。(若)菩薩(六根清淨。心無住著。豈是欲求福利。不過慈悲眾生。皆有佛性。故以法施開悟之。)為利益一切眾生。應如是布施。

(所以)如來(常)說。一切諸相。即是非(有真寔形)相。(總為虗幻。)又說一切眾生。(同一佛性。迷則眾生。悟即是佛。)即非(有一定不移)眾生(之相也。)須菩提。如來(所說之法。)是真(切)語者。(是誠)實語者。(是)(如不動之本性非幻妄無常之)語者。(是真心慈悲)(為欺)(之)語者。(是至常之理)(為怪)(之)語者。須菩提。如來(真性中)所得(之)法。此法(盡滅形相。不可謂真實。法性普現。不可謂虗空。)無實.無虗。(斯真法性耳。)須菩提(。凡所說性。總隨人迷悟淺深。迎機化導。若悟本性。佛法都假。)若菩薩(之)心住(著)於法(解)而行布施。(是將法障遮蔽性體。)如人入(黑)(中。)即無所見。若菩薩(之)心不住(著於)(解)而行布施。(法本無法。真性獨露。)如人有目。日光明照。見種種(形)色。(此其所以無住心也。)須菩提。當(將)來之世。(設)若有善男子.善女人。能(即)於此經(典)受持讀誦。(契悟無相無住妙義。便知性)即為如來。(此人智慧即佛智慧。)以佛(之)智慧(普照眾生。)悉知是(等)人。悉見是(等)人。(若悟無相。便得真如。永劫自在。)皆得成就無(限)量無邊(岸之)功德(也)

釋 歌利王是梵語。此言無道極惡君也。昔如來修忍辱行。證初地。菩薩在山中宴坐。遇歌利王。即憍陳如。出施獵。王乃憩息。睡醒不見左右彩女。遂親入山。尋見眾妃宮人。圍繞禮拜仙人。王乃大怒。問曰。云何恣情觀我女色。仙人曰。於諸女色。實無貪著。王曰。云何見色不貪。仙人曰。持戒。王曰。何名持戒。仙人曰。忍辱即是持戒。王乃持刀割仙人身。問曰。還可痛否。仙人曰。寔不痛。王即節節支解之。問曰。還可痛否。仙人曰。寔不痛。其時輔相大臣諫曰。彼之大士。逢斯患苦。顏色忻然。無所搖動。奈何大王如斯刑害。王乃止。

○持經功德分第十五

此分兩言功德。前言經所有之功德。後言人所成就之功德。一日三時。言其勤。以恒河沙。言其多。以身布施。言其難。如是無量劫。言其久。人為荷擔之人。是人以經重也。處為供養圍繞之處。是處亦以經重也。

(佛又言曰)。須菩提。(設)若有善男子.善女人。(於)初日(出時)分。以恒河沙等身(體行方便)布施。中日分。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。後日(晚時)分。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。(有)如是無(限)量百千萬億劫(數。都)以身(體行方便)布施。(可云多矣。然受福報。止在一身。終有盡期。豈)若復有(求佛之)人。聞此經典。信心(順受。曾)(拒)(。悟明真性。何止享用頑福)。其(獲)(為)勝彼。何況(不止利益一身。又將此經)書寫受持讀誦(。廣)(眾)人解說(。其獲福更何如乎)。須菩提。(設)(經中切)(旨意)言之。是經有不可(心)(論)議。不可稱(數計)量。無(有)(岸之)功德。(葢人能受持經典。自度度人。此豈小乘因果。所以此經)如來(不止教人修身出世成就一。寔)為發大乘者說。(大乘者。普載一切眾生同到彼岸。是菩薩地位矣。猶未也。直)為發最上乘者說。(最上乘。則不止普度眾生。并菩薩而兼載之。方是成佛地位也。其法力廣大如此。故設)若有人能受持讀誦。廣為人說。(便是了徹原來真性開悟無窮眾生)。如來悉知是人。悉見是人。皆得成就不可(計)量。不可稱(數。)無有邊(岸)。不可思議功德。如是(信經)人等。即為(一肩)荷擔(得)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者矣。是)何以故。須菩提。若(喜)樂小(乘)法者。(止知有。何知有人。便是)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。(惑于幻相。迷失真空)。即於此經(中無相妙義。毫無領受。於)不能聽受讀誦。為人(不能)解說(開悟。是將不可思議功德輕棄之矣。)須菩提。(隨世界)在在處處。若有此經。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(者也。)當知此(經所在之)處。即為是(佛住之)塔。(眾生)皆應(起)恭敬(心。)作禮圍繞(以致恭。)以諸(種)華香(供養)而散(滿)其處。(蓋此經為無相真性。佛與眾生。同向此中皈依。烏得不信受奉行也)

釋 後日分。晚時也。

○能淨業障分第十六

福罪從來相對。言福不言罪。則此疑不破。但能生清淨心。業障自無處安著。總顯受持之益耳。

(兩大弟子)(編)(。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設有)善男子.善女人。(能)受持讀誦此經。(宜有福報矣。)(反)為人輕賤。(必)是人先世(造有)罪孽。(今世)應墮惡道(中。)以今世人輕賤(之)故。(准抵得)先世罪孽。即(盡)為消滅。(免受惡報。罪孽既消。真性亦悟。)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是皆持經之報也)。須菩提。(即以我證之)。我(思)念過去無量阿耨祗劫(數。在)於然燈佛(之)前。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。(我)悉皆供養承(接奉)事無空過者。(以此求福。恒情必以為多。設)若復有人。於後(來)(法之)世。能受持讀誦此經。(其)所得功德。於(以較)我所供養諸佛(之)功德。(我)百分(。尚)不及(其)(分。直推到)千萬億分乃至筭數譬喻(所不能窮盡之數。亦)所不能及。(葢供佛止求福報而持經則圓明本性。永脫輪迴。是豈有可較量者耶)。須菩提。若(有)善男子.善女人於後末世。有受持讀誦此經。所得功德。(以前所論亦約略言之耳。)我若(詳細)具說(此持經功德)者。或有人聞(我所說。將驚怖其言。阿漢無極。反致其)心即(顛倒)狂亂。狐疑不信。(以故我尚未具說耳)。須菩提。當知是經義(深遠)。不可(以心)(意)(窮盡。則持經功德。其)果報亦不可(以心)(意)(窮盡也。葢經義為般若本性無相無住非有非無之妙法。悟後境界。固有如是耳)

釋 梵云阿僧祗。此云無央數也。梵云那由他。此云一萬萬也。

○究竟無我分第十七

此問重興。較前深邃。辭句不移。意不相侔。因從前都是破除我執。纖塵不留。真如界內。絕無佛生之假名。故無佛可成。無生可度。無法可建。無土可嚴。前言降住。至此則降住之法亦不可有也。總之。究竟來只是無我。菩薩通達無礙。覿體真如故耳。

(於)爾時。須菩提白佛言(曰)。世尊。善男子.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之)(者。)云何應(是我性所安)住。云何降伏其(幻妄之)心。佛告須菩提(曰。)善男子.善女人(能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。當生如是(之)心。我應滅(一切眾生不善之心)。度一切眾生(皆悟本性)。滅度一切眾生(畢矣)。而(我心中不起一念)。無有一眾生實(是我)滅度者。(此)何以故。(能忘故也)。須菩提。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。(便是妄想現前。豈是真空本性)。即非菩薩。所以(如此)者何。須菩提。(真性本來具足)。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(耳。)須菩提。於意(將)云何(哉。如法可得。宜如來先得之矣。試觀)如來(昔)於然燈佛(處)所。(曾傳)(何)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(乎。須菩提知之。答曰)。不也。世尊。如我解佛所說(之)義。佛於然燈佛所。(寔)無有法(可)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良由本性止在自求故耳)。佛(印可其)(。曰。)如是如是。須菩提。(果是)實無有法(令)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也。)須菩提。(設)若有法(而)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。然燈佛(即當以法相授)即不(當)與我(空)授記(號。說)汝於來世。當得作佛。號(為)釋迦牟尼。(以此本性只在自修自證。略借言語解說。總屬掃除)。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以)(之)故。然燈佛(但)與我授記(。因)作是言(云)。汝於來世。當得作佛。號釋迦牟尼。(此外別無付囑也)。何以故。(所稱)如來者。即(此一切)諸法(空得淨盡。便是我真)(妙)(卓卓現前也。設)(世)人有言如來(是明真性以)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者。)須菩提(乎。是真知)。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者也。佛說只是渾話。菩薩總是假名。)須菩提。(須識)如來所得(之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其)於是(箇)(萬相盡空。即是)無實。(真如獨露。種種現前。即是)無虗。(無寔無虗。真如來所得法也。)是故如來說。一切法皆是佛法。(若有分別。便著形相。有棄有取。都是錯認)。須菩提。(我)所言一切法者。(以我真性無相可著。)(此一切法。原非寔有。若論真空。法盡消滅)。非一切法(者)。是(即法之本來面目也。)故名(為)一切法(耳。)須菩提。譬如人身。(若據形相。不過尋丈。豈可言為)長大(乎。)須菩提(深契佛旨。乃)(曰)。世尊。如來說人身長大。即(其真性)(能遍滿虗空。)(是形色之)大身。是(故)(為)大身(也。佛因言曰。)須菩提。菩薩亦(同)如是(大身不著形相。)(其)作是言。(謂)我當滅度無量眾生。(則是我相未除。真性隔礙。)即不名(為)菩薩(矣。夫)何以故。須菩提。實無有法(存我本性中。斯)名為菩薩。是故佛說。(只此世間)一切法。(都是虛假。若論真性。渾然無別。原)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(耳。)須菩提。(設)若菩薩作是言(云。)我當(離却塵俗。別求)莊嚴佛土(境界。便落幻相。未契真如。)是不名(為)菩薩(矣。此)何以故。如來(所)說莊嚴佛土者。(只在本性淨清)。即非(在形色上見)莊嚴。是名(為本性)莊嚴(也。)須菩提。若菩薩(不著形相。遍現真如。四)(八)(。總是佛法。)(有執定)我法(之心。以迷障虗空法性)者。如來(方)(此菩薩之)名真是菩薩(耳。究竟末後一段一切盡空。方完本性也)

釋 梵云釋迦。此云能仁。謂其包含一切。梵云牟尼。此云寂默。謂其如如不動。一是作用。一是本體也。

○一體同觀分第十八

此根上不見眾生可度。無土可淨。通達無我。而來見得真性妙明。與眾生過現來一體同具。眾生不露本來心眼。遂至種種。菩薩只一如如。攝五為一。以一束萬。無所不見。無所不照。三際平等。萬法歸一。絕不分別看待也。

(佛言曰)。須菩提。於(汝)(中果且)云何。如來(無法之法。圓照不窮。可)(照見眾生胎卵濕化起滅因緣之)肉眼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誠)如是(也)。世尊。如來有肉眼(也。佛又曰)。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來有(照見天界。日月風雲運行因緣之)天眼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誠)如是(也。)世尊。如來有天眼(也。佛又曰)。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來有(照見二乘慧性淺深。輪度脫之)慧眼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誠)如是(也。)世尊。如來有慧眼(也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來有(照見菩薩法身廣大。充滿三界之)法眼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誠)如是(也。)世尊。如來有法眼(也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來有(照見佛身放光。普照了無障礙之)佛眼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誠)如是(也。)世尊。如來有佛眼(也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(如來何以能普照如是乎。)(汝)(中將)云何(也。)如恒河中所有沙。(固纖細無數。)佛說是沙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)如是。世尊。如來說是沙(也。佛又曰。)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一恒河中所有沙。有如是沙等恒河。(合)是諸恒河所有(之)沙數。(以數)佛世界(亦復)如是。寧為多不(乎。須菩提答曰。果)甚多(也。有如)世尊(之言也。)(因)告須菩提(曰。即)爾所(在)國土中。(猶恒河之一沙耳。其)所有眾生。(又復無數。各自有心。各成起滅。)若干種心。如來悉(能)(之。)何以故。(蓋)如來說(。眾生之)(種)心。(總從六塵影現)。皆為非(真寔本)心。(若本心。則歷無量劫圓明不變)。是(則)名為(本)(耳。)所以(然)者何(哉。)須菩提。(汝試觀眾生)過去之心。(當時則有。一往便無。能常留不滅乎)。不可得(也。再觀眾生)現在(之)心。(忽然著相。究成虗妄。能寔守不變乎。)不可得(也。又觀眾生)未來(之)心。(時事未臨。於何疑議。能豫設不失乎。)不可得(也。可見一切妄心。盡是幻相。若能除却三心。便是佛心。又何菩薩通達無我法者。而不能滅度之耶)

釋 過去.現在.未來。所謂三際也。

○法界通化分第十九

此分言佛身充滿法界。無不流通度化。不住相布施然也。修菩薩心者。亦復如是。前言福德皆以布施與持經較量。此不言比量。但言布施者。以是因緣從上無心生來。能施人.所施物.受施人三緣和合而有。既知緣合。則全體是空。故無我也無住無相。可與持經等。第八分中言福德即同此義。如來知空生悟到此。而又重言之者。欲再發明無住色福德不可量耳。

(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汝)於意云何。(設)若有人(布)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(之)(為)布施。是人以是(布施)因緣。得福(可為)多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)如是。世尊。此人以是因緣。得福甚多。(佛因曰。)須菩提。若(是等)福德(所)(但)(在。財施享用有盡。)如來不說得福德多(也。如來所說福德多者。是說本性菩提。自度度人。各悟無相真空。)以福德(原)(所著。)故如來說得福德多(耳)

釋 佛以大悲為因。眾生為緣。

○離色離相分第二十

此分與五分.十三分相呼應。總為眾生每每以色相求佛。故以是破之耳。十七分內如來以分上事示菩薩教其亦如是。至十八分言如來以五眼觀眾生。通因徹果。皆是無相。十九分之福德因無相。二十分之具足果無相。向後二十一分之于法無說。二十二分之于法無得。一一皆如來事。至二十三分。顯是法平等。教菩薩以無相行善。正以明佛果也。故二十四分。仍以福德結之。

(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於(汝)意云何。(人欲見)佛。可以(三十二相)具足(之)身色見(之)(耶。須菩提答曰)。不也。世尊。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(也。是)何以故。如來(所)說具足色身。(乃至三十二行中所呈露。)即非(從形色上見此)具足色身(也。而真相無相。在其中。)是名具足色身(耳。佛又言曰。)須菩提。於意云何。如來可以(八萬四千)具足諸相見不(耶。須菩提答曰。)不也。世尊。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(也。是)何以故。如來(所)說諸相具足。(乃智慧光明。神通廣大)。即非(外貌上見此)具足(也。而無相無法。具于是。)是名諸相具足(耳。則離却色相。反觀自性。如來真面目在此矣)

釋 諸相者。種種變現之相也。又不止于三十二相而。如來離色離相。以淨行則具足三十二。以智慧則具足八萬四千。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脫。此之具足。即非諸相之所謂具足也。然此之具足乃其寔。而諸相具足乃其華耳。充其寔則華自副之。是以有諸相具足之名。

○非說所說分第二十一

佛為覺悟眾生。只得以言語化導。其寔都是借來的比方。若認定言語就是真法。便像指人影子說是真形。反把真形瞥眼失之。要知所說法。正在那非說處。方是佛之真性也。空生悟法身無說矣。又恐此法甚深。未來眾生不信。故如來破其眾生之見。令知本自如如也。

(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汝勿謂如來作是念(。謂)我當(為眾生另)有所說法。(是法障也。切)莫作是念(也。)何以故(哉。設)若人言。如來有所說法。(反是違背真諦。)即為佛。(葢如來說法。本意原欲人明心見性。不欲人依文傍義。如拘滯言下。是)不能解我所說(真諦之)故。(便為傍佛也。)須菩提。(當知如來)說法者(。法在人心。本)無法可說。是名(真)說法(耳。)爾時(具智)(。通)(源之)須菩提(。深契佛旨。因)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頗有眾生。於未來世。聞說是(無法之)法。(能)生信心(。當下明悟)(耶。)佛言(曰。)須菩提。彼(眾生總是業相變現。業盡即空)。非(寔有)眾生(形相與佛異性。然而業相現在。不得解脫。又)非不(是)眾生(。是)何以故。須菩提。(此亦一)眾生。(彼亦一)眾生。(雖有種種不同)者。如來說(咸)(寔有)。眾生(形相俱有佛性。隱于其中。)(以)名眾生。(形相自假。本性自真。則安得聞佛所說。不生信心也)

釋 命者。壽之意。壽者。老之意。慧命者。言須菩提既得慧眼。且年高矣。唐長慶二年。僧靈幽入冥所。加此慧命以下六十字。

○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

妙性本空。無有一法可得。此等前言之。前標般若之法。此則以自分上事。示菩薩故不妨重言也。

(無所說者。為真說。則亦無所得者。為真得矣。故)須菩提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(我)(妄盡覺滿)。得(此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。豈非以萬法俱空。一靈獨炤。正)為無所得(乃為真得)耶。佛(深然之。因)(曰。)如是。如是。須菩提。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直覺廓然空寂。無名無相。)乃至無有(纖毫)少法可得。(止為覺世故。)(以)(之為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使人知所皈依耳。倘錯認有法可得。便失之矣)

○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

上言菩提無法可得。正以是法平等。故是佛勸化眾生。絕去塵想。淨心行善。便證菩提也。既曰無法可得。恐人落無。故曰平等。不妨修一切善法。既曰修一切法。恐人執有。故又言一切善法。即非善法。步步回顧無相法。不失無寔無虗之旨。而下分又以福德結之。

(無法可得。是名無上菩提。而菩薩欲得無上菩提。當以何修耶。弟子因)(編)(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是法(性原自)平等。(佛與眾生同然。)無有高下。(若是空去根塵。真性顯露。無論佛與凡夫。總)是名(為)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也。葢此真性本來清淨。一切眾生都)以無我.無人.無眾生.無壽者(之相。)修一切善法。(則以平等心合平等法。與如來同一。無法可得。)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矣。)須菩提。(要知)所謂善法者。(不過借以接引眾迷耳。及到彼岸。善法俱空)。如來說即非(膠滯此)善法。(方是真寔了義。)是名善法(也。要之得無所得。亦修無所修故耳)

釋 一切善法。如布施.忍辱.持戒.精進之類是也。

○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

真性上福智。歷劫無盡。無可比方。上言善法皆空。恐人又以經文為空言。故又較量福德之殊勝。

(然修無可修。非為可以不修也。佛言曰)。須菩提。(設)若三千大千世界(之)中。所有(百億)諸須彌山王。(積)如是(山)(之)七寶(以成)聚。有人持用布施。(其福德亦無量。)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。乃至四句偈等(法語。自)受持讀誦(。且)為他人(解)說。(利益無窮。包盡虗空。)於前(所說布施)福德(。雖再有如是。)百分不及(持經功德之)一。(即加至)百千萬億分。乃至筭數(不盡。直到)譬喻(極多之分數。亦)所不能及(此一分也。自度度人之功德固如此)

釋 須彌山。東方玻璃峯紅色。南方琉璃峯青色。西方真金峯赤色。北方白玉峯白色。以喻報身佛有四相也。

○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

眾生本來寂滅。原無所藉。于如來化無所化。即是法平等之一證。十七分云。菩薩通達無我.法。真是菩薩身上事。至此分起。復以如來本分之無我者示之。

(然而寔無有度人之法也。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於(此中之)(其)云何(耶。)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(云)。我當(用佛法施以)(一切)眾生。須菩提。(如來)莫作是念。(其)何以故(哉。葢般若真性。如來不增。眾生不減。度其所自有。非益所本無也)。實無有眾生(。是)如來度者(耳。設)(見)有眾生(為)如來(所)度者。(便生分別相矣。使)如來(見得我能度化。)(為)有我。(又見人因我度。即為有)人。(度他離塵。登我法界。即為有)眾生。(度他出生死。不入輪迴。即為有)壽者。(一念不忘。我相畢具。如來豈有此耶。)須菩提。(然)如來(所以)說有我者。(對人言之耳。若論真性。人我何別。有我)即非有我(也。)而凡夫之人。(認錯幻相。)以為有我。須菩提。(此眼前未度之)凡夫者。如來(常)(。其元來真相空寂自在。)即非(寔有)凡夫(相也。是則為凡夫耳。然則如來凡夫一也。又豈有能度之如來。所度之眾生也哉)

釋 前就說即非說上起議。次就得亦無得上起議。此文就度亦無度上起議。次第秩然。

○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

不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。須菩提前答明。非前解後轉不解也。求其意。須菩提以應身相好。從法身流出。若見相好。即見法身。故答云如是。然佛又恐眾生但執相好。以觀如來。故難以轉輪聖王。後又決明之。二我字。指人人自有之性。見如來見我也。

(夫非我之我。充滿法界。則亦可於此深思而得矣。故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汝)(此中之)意。(果)云何(也。今欲見如來者。)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(也。)須菩提(答)言。(曰如來即相非相。不必離相目見真相。)如是如是。(即)以三十二相觀如來。(無不可也。)(又恐凡夫之見。因須菩提言。遂執色相以求如來。故呼而)(曰)。須菩提。若(但)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。(則)轉輪聖王(亦具是相。)即是如來(矣。彼真正如來。將於何見之。)須菩提。(如佛覺人深意。因)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如我解(會)佛所說(妙)義。(如來自有性中法相。豈區區色身可盡耶。)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(也。)爾時。世尊(即將此法義)而說(為)偈言(曰)。若(人)以色(身端好上)見我。以(說法)音聲(上)求我。(不離聞見。悞認法身)是人(所)(。墮入)邪道(。永隔性真。)不能見如來(真面目矣。故曰。若見法相非法相。即見如來)

釋 轉輪聖王。是為四天王。正.五.九月。炤南閻浮提。二.六.十月。炤西瞿耶尼。三.七.十一月。炤此鬱單越。四.八.十二月。炤東弗婆提。

○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

寔際理地。固不受一塵。佛事門中。初不可舍一法。雖無眾生可度。而六道常援。雖不住相布施。而財寶樂施。雖無法可說。而常轉法輪。雖無道可修。而常行精進。雖夢幻一切。而因果歷然。只說有相即空。原非指空為性也。因前教菩薩離一切相發心。又教寔無有法發心。恐不解佛所說第一義諦無寔無虗。又近聞前章。以色相聲音為邪道。皆無法可得。恐人認作頑空。故戒以不可斷滅一切法也。

(法相固非法矣。然非頑空之謂也。佛又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汝(設)若作是念。(謂)如來不以具足(色)(之)故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(將必離舍形體。別生解識乎。)須菩提。(切)莫作是念。(而謂)如來不以具足相。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也。)須菩提。汝(設)若作是念(。纔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(。是)(度人)諸法。(一切可)斷滅(矣。法如斷滅。則將何以為渡河之筏也。汝切)莫作是念(也。夫)何以故。(凡人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。於(諸)(相。正是從入之借徑。法雖不是性。然性不離法。)(得)(法相都捐竟生)斷滅(妄)(也。乃知色空雙泯。亦復兩存。迨至存泯俱忘。而後為般若菩提耳)

釋 就佛果成。言曰得菩薩心。就須菩提修。因言曰發菩提心。

○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

當知此分是悟無我之果。言菩薩法施度人。心本無我。故雖有法施之福德。誰其受之。況有貪愛之念乎。其福勝七寶布施。前說疊見。於三千大千世界至以恒河。恒加一等字。寶施又進于上。此所謂菩薩布施也。

(不著色聲相。不著斷滅相。斯真通達無我法也。佛呼而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設)若菩薩以滿恒河沙等世界(之)七寶。持(之以)用布施。(其多如此。)若復有人。知一切法(都是平等。毫)無我(相。雖以法施普度。而不自有其功。能)得成(就)(無生法)忍。(則)此菩薩(。功德)勝前菩薩(寶施)所得功德。何以故。須菩提。以諸菩薩(。雖有法施。而心本無我。則積聚于虗空。永不消滅。以此)不受福德。故(勝前菩薩也。)須菩提(因)白佛言(曰。)世尊。云何菩薩不受福德。(佛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葢)菩薩(法施)。福德(祗為利益眾生。)不應(為求福而生)貪著(想。以)(之)(。所以)(菩薩)不受福德(也)

釋 大般若有安受忍.觀察忍。修此二忍。便得無生法忍。此處知字。是觀察忍。成字便是安受忍也。知一切法無我。得無生法忍。是諸佛心印。

○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

上言如來既不可以身相觀。又不可以斷滅說。不落斷又恐執常。故此言如來不斷不常也。佛四威儀應迹耳。不可以見如來。是人不解我所說義。即如來所說諸法如義之義。又即所說不應以身相見如來之義。知此二義。則知如來不以威儀應化為身。而以德性寂靜為身矣。

(然則無相本體。於何見之。佛又呼而告之曰。)須菩提。(設)若有人。言如來(法身。)(其呈現而)來。若(其涅槃而)去。(以及)若坐若臥。(只在形迹動靜上求。)是人不(能)(會)我所說(無相之)義。(其不解者。)何以故(哉。所謂)如來者。(充滿虗空。總是法身。隨眾生業緣淺深。各成所見。而如來本性不曾動移。)無所從來(之處。)亦無所(從)(之處。如如自在。靈應無方。是)故名(為)如來(也)

釋 眾生心淨見佛。非是佛來。心垢不見。亦非佛去。諸佛本無去來。眾生妄見去來耳。

○一合理相分第三十

微塵世界。十三分中明言之。至此專為應化報三分而釋。其非一非異也。葢言微塵則非一。世界則非異。微塵聚為世界。即異而不異。世界散為微塵。則一而不一。總喻佛說應化身。由大悲所現。非寔有應化身。為報身所分也。可見應化本無可析。報身本無所合。則猶微塵非世界所析。世界非微塵所合也。都非寔有。悉是假名。若認為寔。則是一合相矣。故如來說合相非真云云。

(然則佛身真相從可知矣。佛言曰)。須菩提。(設)若善男子.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(。粉)碎為微塵。於(汝)意。云何是微塵眾(矣。)寧為多不(乎。須菩提言曰。)甚多。世尊。何以故。若是微塵(之)眾。實有(其相)者。(則是人身中。一切雜念不可消滅。言之何益。)佛即不說是微塵(之)眾。所以(說及)者何。佛(所)說微塵(之)(。乃眾生業緣起滅)。即非(寔有)微塵眾。(人心清淨。微塵不染矣。)(假)(為)微塵眾(耳。)世尊。(又如)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。(亦是幻相所成。)即非(寔有)。世界(劫數盡時。世界亦壞矣。)(假)(為)世界(耳。唯是真性不變不移。夫)何以故。若(此)世界實有者。即是(眾塵和合為一世界。成)一合相(也。彼世界終壞。豈如真性。不分聖凡。渾合成一。歷劫自在乎。然真性渾淪。直如虗空。無相無名。)如來說(是)一合相(者。)即非(真有)一合相。(亦)(假)名一合相(也佛曰。)須菩提(。真性虗空。無空擬議。此)一合相者。即是不可說(之虗空真性。)但凡夫之人。(聽佛言語。不能證悟。淺則貪著色塵。深便貪著法相。遂)貪著其事(。而不能解脫耳。然則一合之理相。可以言語求乎)

釋 一切無佛無生無斷無常無去無來。總是理相一合也。理者。乃真空實理。相者。乃世界幻妄諸相也。一合者。理與相一而不二。合而不分。謂此真空寔理。融通和合世界諸相也。

○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

真性本來空寂。故到證入菩提時。凡心中有知有見。盡滅不生矣。如是二字。是無知之知。無見之見。無信解之信解。緊頂三菩提心來。覺心本空。相歸烏有。是真住。真降伏真菩提也。方是第一波羅蜜。

(夫理相一合。固無相也。佛又言曰)。須菩提。(設)(有)人。言佛(所)(真寔有)。我見人見眾生見(及)壽者見。(種種情識如此。)須菩提。(汝)於意(中)。云何是人(可能)解我所說(語)義不。(須菩提答曰。)不也。世尊。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(者。又)何以故(也。)世尊(所)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(。原是外現假像。不是性中真諦。)即非(有)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。是(不過假)(。為)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(耳。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大凡)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。(不但四相盡空。)於一切法(皆是無相。)應如是(證)。知如是(觀)。見如是信(心)(會。絕)不生(一毫)法相。(方為得之耳。)須菩提。(凡是)所言法相者(。總是接引初學。令其漸進。若至了徹真性空寂法相。何著)如來說即非(寔有)法相。(乃)(假)名法相(耳。葢不知不見不信解。則生斷滅相。不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。則生滯著相。即非法相。埽除名相之盡也。是名法相。顯著寔相之盡也。非寔非虗。如此可悟般若真性矣)

釋 法所現者曰相。心所取者曰見。

○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

此言演說法義。總是應現化導之幻迹。了非真寔也。前云貪著其事。皆是妄生知見。凡夫我執未除耳。故破執離相。出一見字。因凡夫不能離有無。一異二邊見解。所以不達三身之理。如何得理事無礙。進佛知解。迷倒于相見執之堅固。佛逐一以金剛明智破之。如以無住破行施著相。以無得破菩提執相。以無土破莊嚴妄相。以非具足破報身影相。以非真破三身滯相。以非相破法身蔽相。以無我破執法身非有我相。以非一非異故執如來三身定相。重重逐破。俾情見俱空。逼歸如如不動。一言蔽之矣。

(佛言曰。)須菩提。(設)若有人。以(充)滿無(盡)量阿僧祗世界(之)七寶。持用布施(。福非不多也。更)若有善男子.善女人。發(廣大度人之)菩薩心者。(信心奉)持於此經(中。)乃至四句偈等。(自)受持讀誦。為人演說(乎。葢演說之時。我與眾生都是幻相假合。)(可)(著)(形)相。(良以真)(之性。無不)(意應現。)(逐相移)(也。是)何以故(乎。凡諸相中。)一切有(所作)(之)法。(都假非真。)如夢(寐)(妄。水)(物)影。如露(水。)亦如電(光。倐忽頓空。須)應作如是觀(也。知有相皆空。本性自湛。方得如如不動耳。)佛說是經(畢。)長老須菩提。及諸比丘.比丘尼。優婆塞.優婆夷。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。聞佛所說(經旨。)皆大(生)歡喜。信(心)(教)。奉(持經說。而)(其修證。如所教住。人應皆得度矣)

(大要全經之旨。自空生問菩提心。當于何住妄心。於何降伏。佛告以四生九有。皆爾眾妄心。所當滅度。無我人等四相。乃為大家正教。以此行施無住。等于虗空。以此見相非相。心即如來。以此篤信。不著非法。以此自悟。不假言說取舍。曾知三世諸佛。依經流出。四果羅漢。於此印證。心能清淨。即是莊嚴。而妙法大身。無有剩義。心能無為。福德最勝。而信受解說。隨處尊重。因而夙障清淨。究竟無我之法空。過現未來三心之體湛渾通。法界色相。離言說空。無法可說。無說可得。惟悟平等性施。妙智福果。凡聖盡融。無生可度。如來非可相見。無相法尚不可執。豈涉頑空。故知法無斷滅。妙湛圓通。布施不貪。去來非有。三身一身。理事合一。妄見既融。應化不二。真空本性。如如不動耳。一切有相。當於何著耶。經中阿耨菩提般若四句偈。如來真藏。總水中鹽味。色裏膠青也)

釋 究明經義曰演播。釋經義曰說。僧謂之比丘。尼姑謂之比丘尼。居士謂之優婆塞。道姑謂之優婆夷。

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淺解(畢)

No. 490-A 䟦

世尊說法四十九年。經總三藏十二部五千卷。達磨西來。傳法二祖。以楞伽經四卷印心。五祖易以金剛經傳授。性相宗教分途。性宗輙直指單傳。雲門至於罵佛。藥山示人不得讀經。此固為大根器說法。而耳食之徒。遂真擬金剛經亦可高束。蘇長公謂近歲婦人孺子。抵掌嬉笑。爭談禪悅。嗚呼。是病未瘳而廢藥。河未渡而舍筏也。不終於痼疾迷津乎。姑無論應無所住一語。即可立證直超。而金剛因果錄中。有望空寫經。遇雨不濕者。有持偈言虎。䑛惡瘡頓愈者。有持經題七字。命盡立生兜率者。葢般若為諸佛母。深廣不可思議。當日靈山一會。得度弟子。雖出生死。而疑根未拔。本智不現。及至般若會上。如來以金剛智而決斷之。直使聖凡情盡。生滅見忘。而本有智光。豁然披露。以是義故。為正法眼藏。寶函所在。天人擁護。註解歷唐宋明。計八百餘家。獨天親列二十七疑。以顯教外之旨。憨山復有決疑一刻。叢林盛行。然初入者尚苦旁註汗漫。義深語奧。獨此直解。單行續於本經。一覽如指掌果因。竊念余以疎慵之質。推排人間世到今五十餘年。髫歲泥首一經。屢遭按劍。翻然易轍。猥列簪裾。弩力戎行。勉立寸功。以報聖天子知遇。寅卯役祁門。與潢池對壘。披堅身冐。矢石登山。涉江呼吸。生死默膺。庇覆履險而安。又以異夢驚疑。潛心白業。戊午量移皖上。瞻禮三祖道場。為丙申舊遊。地得不寒五嶽之盟。亦憶慰夙。因偶獲是編。如覯良師益友。勇猛持誦。兼捐貲以廣布流通。又竊思如來一片金剛妙心。與千二百五十諸大比丘徒眾。朝夕給孤獨園。著衣持鉢。多方淘汰。既盡妙密。鉗錘而就裡一兔毛頭。金剛藏光明尚費金篦磨刮。矧此直解數行。烏能竟涅盤妙諦。但為發心懽喜地。諸善男子。引手遞入。從茲直解。以歷窮諸解。從茲一經。以遍悉諸經。乃至大乘了義。無一句可說。無一法可得。遙知十方諸佛。將各伸金色臂。展兜羅綿手。皆以相好莊嚴。妙網光舒。香流𦦨發。摩諸善男子頂。引入三世諸佛甚深智慧海。彈指間轉大法輪。則茲刻亦未始非顧衣見珠。得魚忘筌之一助也。因合十而述於卷末云。

旹康熙歲在辛酉嘉平月奉佛弟子趙嶽生視公甫謹䟦


CBETA 贊助資訊 (http://www.cbeta.org/donation/index.php)

自 2001 年 2 月 1 日起,CBETA 帳務由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承辦,並成立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- CBETA 專戶,所有捐款至 CBETA 專戶皆為專款專用,歡迎各界捐款贊助。

您的捐款本協會皆會開立收據,此收據可在年度中申報個人或企業的綜合所得稅減免。感恩諸位大德的善心善行,以及您為佛典電子化所做的一切貢獻。


信用卡線上捐款

本線上捐款與聯合信用卡中心合作,資料傳送採用 SSL (Secure Socket Layer) 傳輸加密,讓您能夠安全安心地進行線上捐款動作。

前往捐款


信用卡 (單次 / 定期定額) 捐款

本授權書可提供單次捐款或定期定額捐款之用途。
請於下載並填妥捐款授權書後,請傳真至 02-2383-0649 ,並請來電 02-2383-2182 確認。
或掛號寄至 10044 台灣台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 77 號 8 樓 R812 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收。

請在此下載 授權書 (MS Word 格式)


劃撥捐款

郵政劃撥帳號:19538811
戶名: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

欲指定特殊用途者,請特別註明,我們會專款專用。


線上信用卡 / PayPal 捐款

PayPal 是一個跨國線上付款機制的公司,CBETA 引用其服務,提供網友能在線上使用信用卡或 PayPal 帳戶贊助 CBETA 。

PayPal is an online system of a global payment solution. CBETA uses its service to provide the uses to donate by using the credit cards or PayPal account to support the CBETA project.

相關收據開立事宜,由於付款幣別為美元,我們除了會依您所贊助之美元金額開立收據外,另我們會依捐款當日公告匯率開立台幣收據,此收據為國內正式合法報稅憑證。

Since the donation made is in US currency, hence all the receipts will be issued in the US dollars consequently. However for the domestic donators, a Chinese official receipt will also be made according to the foreign exchange rate for the purpose of tax deduction.

線上信用卡 / PayPal 贊助


支票捐款

支票抬頭請填寫「財團法人西蓮教育基金會」。

CBETA is part of Seeland Educational projects, any donation (ex- cheques, remittance, etc.,) please entitle to "The Seeland Education Foundation".


本經典下載自「淨念書院http://jnbooks.cn/